第1068章 第 1068 章

无论如何,一个人的善意是不应该被践踏的,无关其他,基本的为人处世原则而已。
  克劳斯也是一样,她知道这个艺术家的性格可能有些问题,但那并不妨碍她感谢他――虽然她自己也能从温泉那边回来,可那无疑要花费更长的时间跟精力,也会让她遭更多的罪,而这对她当时的身体情况来说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他帮了她,这对于她来说就足够了,米亚并不是那种受了人的帮助之后就翻脸不认人的性格,即使她真的对克劳斯的性格有点儿不感冒。
  但说到底,克劳斯又没有对她做出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他只是有点儿过度热情了而已,并不会对她生活造成什么真正的影响。只要他别猛的扑上来给她一个热吻什么的,米亚觉得她还是愿意维持这一段友谊的,最起码的,克劳斯确实是一个跟他交流起来很愉快的人,这真的很难得。
  但有些事情她还是要搞清楚,“你怎么会在神秘瀑布镇?”米亚坐在餐桌前面,盯着克劳斯问。
  艺术家采风很正常,可是采风到她家门口就不是很正常了。
  “当然是因为你,dear~”克劳斯切下一块牛排冲着米亚晃了晃,“这味道很棒,你真的不来一点儿吗?”
  米亚被他的那声拖了长音的dear给搞得手臂上的寒毛都竖了起来,反射性的迅速摇头,“不,我现在不想要吃肉!”
  她把原本捏在手里面的沙拉叉子放到了盘子里,对于克劳斯的这种转移视线的行为十分不满,“你是说你跟踪我?”她毫不客气的问出口。
  要是这家伙真的敢跟踪她的话,她绝对要让他见识一下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你大概不知道你的朋友在纽约的夜店里面是一个多么受欢迎的人物,想要知道你住在哪里真是太简单了。”克劳斯对米亚的问题毫不在意,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着。
  当然,从某种程度来说也不算是胡说八道,梅森确实是跟那么几个漂亮的姑娘说过自己家乡的神秘传说,并邀请了一些人去自己的马场观光,准备打出来名号。而这些对克劳斯来说并不是什么秘密,他想要知道甚至都不用自己动手,别人就会把发生在梅森身上的事情完完全全的告诉他。
  “啊哈,梅森。”米亚翻了个白眼儿,当然是梅森,还会是谁?
  这家伙简直就像是一个花孔雀一样的到处开屏,神秘瀑布镇都快要装不下他那晃荡在身体里面的夜店基因了!
  “看起来你们关系不错。”克劳斯觉得今天在米亚这里吃到的牛排味道真的很不错,一块一块的接着塞进嘴里,准备待会儿问问那个看起来厨艺很棒的管家太太这个牛排是在哪里买到的?
  完全没有注意到早上没有进食的自己今天的食欲格外的旺盛,而且还是对普通食物的旺盛。
  “是非常不错,我现在正在考虑要在他爱吃的水果上面洒满肉汁,让它的味道变得更加迷人。”米亚假惺惺的笑了笑说。
  梅森这家伙,能把自己给搞得在纽约这么大的城市中的夜店里都这么有名气,这家伙到底是干了多少神奇的事情啊?那可是连人在大街上裸奔都不会有人看一眼的纽约!
  米亚倒是没有因为梅森给自己的马场做宣传而暴露了老巢的事情而生气,他又不是什么傀儡娃娃,有自己的行动自由,她无语的是梅森这家伙自从没有了变成狼的威胁了之后就越来越放飞自己了,他是打算把神秘瀑布镇给变成一个另类的纽约吗?真的不怕被他亲哥给打死?
  暂且不管远在华盛顿的梅森在这一瞬间里面因为两个人同时提起了他打了多少跟喷嚏,克劳斯听着米亚的话,突然想起来了一件事,好像那个梅森?洛克伍德是个素食主义者来着?
  他虽然在到底是怎么得知了米亚的住处的消息上面撒了谎,但是在梅森是纽约夜店跟酒吧的红人这件事上还真是没有造假。一个有钱又玩得开的花花公子,在消失了几年之后重新出现在了这个圈子里面,并且带来了一个他在家乡开了马场的消息,怎么会不引人注目呢?
  理所当然的,他喜欢的女人类型,还有各种各样的消息也就传了出来。克劳斯甚至有点儿想要笑,认真的吗?一个喜欢在纽约夜店里面泡吧的素食主义者?这听起来简直太可笑了!
  所以他此时对米亚打算在梅森热爱的水果上面撒上肉汁感到由衷的愉快,一个怂恿着她拿自己当用过就可以丢掉的艳遇的男人,还有比看到他不开心更让人高兴的事情吗?
  克劳斯一口吞掉叉子上的牛肉,露出了一个十分惬意的笑容,今天真是他的幸运日~
  米亚对他的这种愉悦莫名其妙,完全搞不明白克劳斯为什么对梅森有那么大的恶意――他似乎一直都不喜欢梅森,两个人第一次见面就不是很愉快......
  “啊,对了,我今天能在你这里借宿一晚上吗?”克劳斯终于满足的吞掉了盘子里面所有的牛排,放下了刀叉对米亚说,表情十分诚恳,“我本来是想要住在庄园里面的,但是来了才发现那里现在因为在整修的关系,看起来不太合适住进去。”
  米亚愣了愣,虽然对他的这种决定有点儿惊讶跟疑惑,但还是同意了克劳斯的请求,“当然可以,弗丽嘉会帮你安排好的房间的。”
  她现在才知道原来小镇另外一端的庄园竟然是被克劳斯买下来的,那栋庄园荒废了快要二十年了吧?
  “你怎么会想要买下那栋庄园?”米亚忍不住问了一句,可别告诉她这家伙真的是觉得神秘瀑布镇风景美如画跑过来购置地产的,是个正常人都知道那栋庄园根本就没有什么投资价值,要不然的话,也不至于几十年荒废在那里无人问津。
  呃,也别告诉她克劳斯是为了追求她才跑到这个小镇子来买房子的,这简直太荒谬了!
  “我认为要追求一个姑娘的第一要素是距离她近一点儿,再近一点儿,最好就在她的身边,这样才能让她感受到我的诚意。”克劳斯手扶在桌边,冲着米亚wink了一下,笑眯眯的问,“你觉得我这个诚意怎么样?dear?”
  米亚沉默了一下,发出了一道干巴巴的笑声,“呵呵。”
  即使是厚颜无耻如她,也被克劳斯的这种直到不能再直的球给打的语言系统暂停了一下。
  她只是开玩笑的啊,结果这人竟然来真的?
  买下一栋庄园就为了追妹子,这是一种何等卧槽的行为!特别是在那个被追求的人是她,根本就没有对克劳斯做出任何暗示性的行为的情况下,他脑子真的正常吗?
  实话实说,米亚接触的艺术家不少了,但是这么疯的人还是第一次见,她终于还是没有忍住,问了一句,“要是你今天没有遇到我,准备住在哪里?”
  进了她家才提出了借宿的请求,要是没来她家呢?米亚不信他没地方住!
  “当然是就住在庄园里面,反正也死不了。”克劳斯耸耸肩说,对这件事毫不在意。
  他本来就是吸血鬼,怕什么甲醛跟装修产生的毒气?随便在庄园里面找个房间躺进去不就行了,多简单的事!
  米亚:“......”
  她收回自己的话,这位艺术家先生不是有一点疯,他是很疯!这么有钱的却完全不在乎自己身体的人也是少见.....不,根本就是没遇见过,谁特么的会明知道庄园里面充斥着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还住进去的啊?就算是环保材料也不能确定就完全是安全无毒的好吗?
  她默默的捏了捏鼻梁,最终决定不去管克劳斯了。
  客房在侧面的那一栋,虽然跟主宅是联通的,但她完全不介意让弗丽嘉把门锁上,带着克劳斯从侧门进去――她是真的不想要半夜被一个声称要追求她,还热情过度的男人敲门,这对她才刚刚经历了一场驱除诅咒的神经简直太不友好了!
  顺便的,她真的觉得克劳斯的这个追求来的莫名其妙。
  如果是普通的约的话,也不用千里迢迢的从纽约追到神秘瀑布镇吧?结果这人不但追到了这里,还在这里置产,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啊?历史上还有哪个艺术家是比他更疯的吗?
  有那么一瞬间,米亚甚至都怀疑这家伙是不是脑袋被什么药物给侵蚀了,但是之前被克劳斯抱着走回来的时候两个人足够接近,她很确定对方身上绝对没有什么吸食违法药物而产生的味道,也没有那种特征――克劳斯就是个话痨,他简直每分每秒都在炫耀着自己的小白牙!
  米亚再一次觉得艺术家什么的,果然都是一群神奇的生物,她完全没有办法理解这群人的脑回路。
  “但是他不会一直住在这里不走吗?”接到任务的弗丽嘉迟疑了一下,不是很确定的问米亚。
  她觉得今天来的这位客人看着米亚的眼神简直都是在冒火的,现在提出这种借宿的要求,不是什么好预兆吧?
  “不会,我已经拒绝的很明显了,任何一个有自尊的男人都不会装作没有看到。”米亚解开了手臂上的绷带,看着已经没有继续渗血的伤口,随口回答弗丽嘉。
  这个男人的口音显然是在英国生活过很长一段时间,他甚至都对英国的庄园文化很有了解,那么就应该很清楚在他明白的表达了追求的意思之后她没有对他开放主宅而是请他住在侧栋是什么意思。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有些话大可不必说的那么直白,心里有数就行。
  弗丽嘉:“......”
  我知道你拒绝的很明显了,但你真的觉得那位迈克尔森先生是个绅士吗?怎么感觉他就是那种根本就不在乎这种事情的人呢?
  她不自觉的想到了在这里蹭房子的梅森,那家伙也是没脸没皮没自尊,莫名的跟今天的客人有点儿像啊......
  但是直接硬邦邦的拒绝别人确实并不合适,尤其是那个人刚刚才帮助了米亚的情况下,这并不是一种好的处理方式,也不礼貌。
  “实际上我一直觉得欧洲人在这上面的顾虑有点儿太多了,你们总是顾忌这个顾忌那个,在社交中过于得体了。”托尔对于妻子的看法十分嗤之以鼻,欧洲人就是这样,做事情总是拐弯抹角的,明明一件很简单的事情非要搞得复杂的要命,完全没有美国人的直爽。
  “哈,这就是为什么美国每年那么多罪案发生的原因,你们明明可以用比较体面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但却总是选择最容易挑起矛盾的那种,然后事情就变成了砰――”弗丽嘉坐在床上,对托尔的言论讽刺道,“你不知道社交也是一门艺术吗?”
  拿没礼貌当真性情,低情商当直性子,说一套做一套,表面正人君子私底下生活糜烂堕落,全民清教徒但是出轨乱搞一样都不少,人人标榜自己是道德楷模,却对真正的道德楷模冷嘲热讽,反而对吃喝嫖赌嗑药的人追捧不已,并美其名曰真实......就这种鬼样子,美国迟早要完!
  托尔:“.......”
  完了,不小心刺激的老婆直接地图炮了怎么办?
  “不,这不是地图炮,我只是在说事实,你们美国人就是这么虚伪!”弗丽嘉翻了个白眼儿说,“偏偏虚伪的同时还嘲笑别人假清高,真不知道你们到底哪来的自信心,建国二百年的历史吗?”
  好歹也是维京人后代,弗丽嘉身体里面的彪悍血脉是一点儿都不少,硬刚起丈夫真的完全不在怕的!
  “哦,对了,忘记说了,有时候我们委婉的拒绝别人只是因为我们有足够的修养,懂得不伤害别人的礼貌,而不是你所谓的磨磨蹭蹭,欲拒还迎!”冷哼了一声,弗丽嘉啪的一声关掉了床头灯,留下一片黑暗给托尔。
  “我没这么说.......”眼前瞬间漆黑一片的托尔委屈巴巴,他根本就不是那个意思好吗?只是觉得克劳斯?迈克尔森就是那种没脸没皮的家伙,委婉对他根本不起作用而已,你为什么要扩散思维啊?
  托尔摸黑爬上了床,又被弗丽嘉踹了一脚,感觉更委屈了,他家亲爱的是不是更年期了?
  嗯,幸亏弗丽嘉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不然的话,她一定会让托尔感受一下什么叫做更年期的愤怒,仗着块头大就可以说话不负责任了吗?
  “我觉得块头大不大不是武力值的关键。”虽然对弗丽嘉的问题感到莫名其妙,但米亚还是认真的回答了一下,“关键在于本身的努力。”
  比如说她自己,就算是并非是狼人跟吸血鬼那种天赋型选手,但是经过了长时间有序的锻炼之后,普通狼人还真不是她对手。至于吸血鬼,除非他们能够在一瞬间拗断她的脖子,否则的话,她会先一步直接把对方的心脏给掏出来,胜负基本上是五五开。
  而她是那种身高体壮的人吗?
  当然,用她来做标准的话可能有点儿不合适,米亚举了另外一个例子,“看看我们的客人迈克尔森先生,他看起来很瘦,但是却能抱着我一路从山脚那边走回来,行动力跟他的外表完全呈反比。”
  这强壮程度,跟梅森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了。
  至于托尔,虽然长了一个大个子,但是考虑到年纪问题,武力值应该也不是很强大了吧?
  米亚看着弗丽嘉,思考着她怎么会想起来问这个问题的原因,难道她是想要教训一下托尔,在计算自己的胜率吗?
  可是看着不像啊,弗丽嘉这么温柔的女人,应该做不出来锤爆自己老公的事情吧?而且貌似托尔也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呃......打住打住!米亚赶紧制止了自己的思维发散,她管那么多做什么?人家夫妻之间的事情用得着她来操心吗?
  “本身的努力确实很重要。”弗丽嘉点点头,她年轻的时候为了能够放心的出门玩,也是练了好几年的身手的,只不过还没有等到她展现出来就被托尔给‘英雄救美’了而已。
  之后两个人顺理成章的一见钟情,直接滚了床单,最终进化到结婚。
  换句话说,要是她当初一点儿都不委婉的话,就会直接告诉托尔他那点儿水平根本就不够看,换成她自己动手,那几个想要抢劫她的家伙就不仅仅是仓皇逃走,而是直接被打进医院了!
  他们两个之所以能够走到一起就是因为她的这种得体,结果现在竟然开嘲讽?
  弗丽嘉捏了捏手指,觉得是时候应该拉着丈夫重新开始健身了,这对他们的健康有好处不是吗?
  米亚看着弗丽嘉突然之间变得可怕的笑容,果断的低下头去吃自己的早餐,就当是没有看见,完全不知道她昨天那种委婉的拒绝成为了一场家庭风暴的导.火.索。
  “喵~”一只黑猫吃饱喝足之后跳到了餐桌上,凑到米亚的盘子旁边闻了闻火候刚刚好的厚蛋烧,啊呜一口,咬在了上面。
  米亚:“.......”
  她放下手里的叉子,叹了一口气,这猫被托尔养的,每天以欺负人类为乐趣......所以她就别去提醒托尔最近多说好话哄老婆了吧......
  “早上好。”克劳斯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餐厅门口,冲着米亚打了声招呼,“我以为你今天会睡得晚一点儿。”他坐到了桌子旁边对米亚说,有点儿惊讶。
  昨天米亚受伤的程度他了解的很清楚,同时她的那句听起来像是在开玩笑的‘被不知名的魔法生物的力量给拍飞’的话也并不像是表面上那样被他给忽略掉了。只不过出于出于谨慎心理,他并没有询问这种可以称得上是秘密的事情而已。
  但这并不代表他就不知道米亚受伤有多重,结果她都这样了第二天早上还能这么早就爬起来?
  “作息规律是件好事。”米亚并没有在意克劳斯的惊讶,除非是生病爬不起来床,她的作息时间向来都很规律,不会瞎折腾自己的身体。
  克劳斯也觉得这是一件好事,正好赶得上当面告别,而不是电话或者是通过这位弗丽嘉女士的嘴告知米亚他临时有事情必须离开――心情十分不爽的迈克尔森先生对于今天早上打来的电话非常不满,这些人为什么总是在他推进进程的时候搞事情?上次这样,这次又这样,难道他看起来真的很好欺负吗?
  “那么你需要点儿早餐带在路上吃。”米亚有点儿惊讶克劳斯这么快就要离开,但这对她来说是个好消息,总算是不用面对这过度的热情了。
  所以她很愉快的把弗丽嘉煮好的鸡蛋给放进了纸袋里面塞给了克劳斯,还带了一瓶水,用来当做他路上的早餐。
  “我以为你会亲手做点儿什么.......”对于米亚的这种十分敷衍的行为,克劳斯简直称得上是目瞪口呆,她不是一个很有社交礼仪的人吗?为什么现在就不得体了?
  “我想朋友之间不用那么客气。”米亚冲着他露出一个甜蜜的笑容,瞬间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下了一个定义,噎的克劳斯简直就像是把纸袋里面的鸡蛋给塞进了喉咙里面。
  我昨天才说要追求你,现在就跟我说我们是朋友,你认真的吗?
  然而还没有等他开口,米亚就迅速的用话堵住了他的嘴,“一路顺风,希望下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可以去你的庄园做客~”
  克劳斯:“......”
  考虑到那栋庄园的完工时间,她是不是在暗示着希望下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很久之后?
  从后面经过的托尔:“......”
  啊,欧洲人的得体,果然又是这种拐弯抹角的方式,这不就是短时间不想要见到你的另外一种说法吗?
  但是看着老婆就站在不远的地方,他果断的悄悄的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轻手轻脚的离开了这里。
  为了让日子重新回归到正常的轨道上,他还是不要对此发表什么意见吧,今天早上他甚至没有得到弗丽嘉的早安吻!
  克劳斯十分无语的看了米亚一眼,考虑到时间问题,终于还是没有继续搞事情,只是冲着米亚挥了挥手,离开了这里。
  等他解决掉了那个该死的家伙之后再回来继续追人!无论如何,一个人的善意是不应该被践踏的,无关其他,基本的为人处世原则而已。
  克劳斯也是一样,她知道这个艺术家的性格可能有些问题,但那并不妨碍她感谢他――虽然她自己也能从温泉那边回来,可那无疑要花费更长的时间跟精力,也会让她遭更多的罪,而这对她当时的身体情况来说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他帮了她,这对于她来说就足够了,米亚并不是那种受了人的帮助之后就翻脸不认人的性格,即使她真的对克劳斯的性格有点儿不感冒。
  但说到底,克劳斯又没有对她做出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他只是有点儿过度热情了而已,并不会对她生活造成什么真正的影响。只要他别猛的扑上来给她一个热吻什么的,米亚觉得她还是愿意维持这一段友谊的,最起码的,克劳斯确实是一个跟他交流起来很愉快的人,这真的很难得。
  但有些事情她还是要搞清楚,“你怎么会在神秘瀑布镇?”米亚坐在餐桌前面,盯着克劳斯问。
  艺术家采风很正常,可是采风到她家门口就不是很正常了。
  “当然是因为你,dear~”克劳斯切下一块牛排冲着米亚晃了晃,“这味道很棒,你真的不来一点儿吗?”
  米亚被他的那声拖了长音的dear给搞得手臂上的寒毛都竖了起来,反射性的迅速摇头,“不,我现在不想要吃肉!”
  她把原本捏在手里面的沙拉叉子放到了盘子里,对于克劳斯的这种转移视线的行为十分不满,“你是说你跟踪我?”她毫不客气的问出口。
  要是这家伙真的敢跟踪她的话,她绝对要让他见识一下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你大概不知道你的朋友在纽约的夜店里面是一个多么受欢迎的人物,想要知道你住在哪里真是太简单了。”克劳斯对米亚的问题毫不在意,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着。
  当然,从某种程度来说也不算是胡说八道,梅森确实是跟那么几个漂亮的姑娘说过自己家乡的神秘传说,并邀请了一些人去自己的马场观光,准备打出来名号。而这些对克劳斯来说并不是什么秘密,他想要知道甚至都不用自己动手,别人就会把发生在梅森身上的事情完完全全的告诉他。
  “啊哈,梅森。”米亚翻了个白眼儿,当然是梅森,还会是谁?
  这家伙简直就像是一个花孔雀一样的到处开屏,神秘瀑布镇都快要装不下他那晃荡在身体里面的夜店基因了!
  “看起来你们关系不错。”克劳斯觉得今天在米亚这里吃到的牛排味道真的很不错,一块一块的接着塞进嘴里,准备待会儿问问那个看起来厨艺很棒的管家太太这个牛排是在哪里买到的?
  完全没有注意到早上没有进食的自己今天的食欲格外的旺盛,而且还是对普通食物的旺盛。
  “是非常不错,我现在正在考虑要在他爱吃的水果上面洒满肉汁,让它的味道变得更加迷人。”米亚假惺惺的笑了笑说。
  梅森这家伙,能把自己给搞得在纽约这么大的城市中的夜店里都这么有名气,这家伙到底是干了多少神奇的事情啊?那可是连人在大街上裸奔都不会有人看一眼的纽约!
  米亚倒是没有因为梅森给自己的马场做宣传而暴露了老巢的事情而生气,他又不是什么傀儡娃娃,有自己的行动自由,她无语的是梅森这家伙自从没有了变成狼的威胁了之后就越来越放飞自己了,他是打算把神秘瀑布镇给变成一个另类的纽约吗?真的不怕被他亲哥给打死?
  暂且不管远在华盛顿的梅森在这一瞬间里面因为两个人同时提起了他打了多少跟喷嚏,克劳斯听着米亚的话,突然想起来了一件事,好像那个梅森?洛克伍德是个素食主义者来着?
  他虽然在到底是怎么得知了米亚的住处的消息上面撒了谎,但是在梅森是纽约夜店跟酒吧的红人这件事上还真是没有造假。一个有钱又玩得开的花花公子,在消失了几年之后重新出现在了这个圈子里面,并且带来了一个他在家乡开了马场的消息,怎么会不引人注目呢?
  理所当然的,他喜欢的女人类型,还有各种各样的消息也就传了出来。克劳斯甚至有点儿想要笑,认真的吗?一个喜欢在纽约夜店里面泡吧的素食主义者?这听起来简直太可笑了!
  所以他此时对米亚打算在梅森热爱的水果上面撒上肉汁感到由衷的愉快,一个怂恿着她拿自己当用过就可以丢掉的艳遇的男人,还有比看到他不开心更让人高兴的事情吗?
  克劳斯一口吞掉叉子上的牛肉,露出了一个十分惬意的笑容,今天真是他的幸运日~
  米亚对他的这种愉悦莫名其妙,完全搞不明白克劳斯为什么对梅森有那么大的恶意――他似乎一直都不喜欢梅森,两个人第一次见面就不是很愉快......
  “啊,对了,我今天能在你这里借宿一晚上吗?”克劳斯终于满足的吞掉了盘子里面所有的牛排,放下了刀叉对米亚说,表情十分诚恳,“我本来是想要住在庄园里面的,但是来了才发现那里现在因为在整修的关系,看起来不太合适住进去。”
  米亚愣了愣,虽然对他的这种决定有点儿惊讶跟疑惑,但还是同意了克劳斯的请求,“当然可以,弗丽嘉会帮你安排好的房间的。”
  她现在才知道原来小镇另外一端的庄园竟然是被克劳斯买下来的,那栋庄园荒废了快要二十年了吧?
  “你怎么会想要买下那栋庄园?”米亚忍不住问了一句,可别告诉她这家伙真的是觉得神秘瀑布镇风景美如画跑过来购置地产的,是个正常人都知道那栋庄园根本就没有什么投资价值,要不然的话,也不至于几十年荒废在那里无人问津。
  呃,也别告诉她克劳斯是为了追求她才跑到这个小镇子来买房子的,这简直太荒谬了!
  “我认为要追求一个姑娘的第一要素是距离她近一点儿,再近一点儿,最好就在她的身边,这样才能让她感受到我的诚意。”克劳斯手扶在桌边,冲着米亚wink了一下,笑眯眯的问,“你觉得我这个诚意怎么样?dear?”
  米亚沉默了一下,发出了一道干巴巴的笑声,“呵呵。”
  即使是厚颜无耻如她,也被克劳斯的这种直到不能再直的球给打的语言系统暂停了一下。
  她只是开玩笑的啊,结果这人竟然来真的?
  买下一栋庄园就为了追妹子,这是一种何等卧槽的行为!特别是在那个被追求的人是她,根本就没有对克劳斯做出任何暗示性的行为的情况下,他脑子真的正常吗?
  实话实说,米亚接触的艺术家不少了,但是这么疯的人还是第一次见,她终于还是没有忍住,问了一句,“要是你今天没有遇到我,准备住在哪里?”
  进了她家才提出了借宿的请求,要是没来她家呢?米亚不信他没地方住!
  “当然是就住在庄园里面,反正也死不了。”克劳斯耸耸肩说,对这件事毫不在意。
  他本来就是吸血鬼,怕什么甲醛跟装修产生的毒气?随便在庄园里面找个房间躺进去不就行了,多简单的事!
  米亚:“......”
  她收回自己的话,这位艺术家先生不是有一点疯,他是很疯!这么有钱的却完全不在乎自己身体的人也是少见.....不,根本就是没遇见过,谁特么的会明知道庄园里面充斥着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还住进去的啊?就算是环保材料也不能确定就完全是安全无毒的好吗?
  她默默的捏了捏鼻梁,最终决定不去管克劳斯了。
  客房在侧面的那一栋,虽然跟主宅是联通的,但她完全不介意让弗丽嘉把门锁上,带着克劳斯从侧门进去――她是真的不想要半夜被一个声称要追求她,还热情过度的男人敲门,这对她才刚刚经历了一场驱除诅咒的神经简直太不友好了!
  顺便的,她真的觉得克劳斯的这个追求来的莫名其妙。
  如果是普通的约的话,也不用千里迢迢的从纽约追到神秘瀑布镇吧?结果这人不但追到了这里,还在这里置产,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啊?历史上还有哪个艺术家是比他更疯的吗?
  有那么一瞬间,米亚甚至都怀疑这家伙是不是脑袋被什么药物给侵蚀了,但是之前被克劳斯抱着走回来的时候两个人足够接近,她很确定对方身上绝对没有什么吸食违法药物而产生的味道,也没有那种特征――克劳斯就是个话痨,他简直每分每秒都在炫耀着自己的小白牙!
  米亚再一次觉得艺术家什么的,果然都是一群神奇的生物,她完全没有办法理解这群人的脑回路。
  “但是他不会一直住在这里不走吗?”接到任务的弗丽嘉迟疑了一下,不是很确定的问米亚。
  她觉得今天来的这位客人看着米亚的眼神简直都是在冒火的,现在提出这种借宿的要求,不是什么好预兆吧?
  “不会,我已经拒绝的很明显了,任何一个有自尊的男人都不会装作没有看到。”米亚解开了手臂上的绷带,看着已经没有继续渗血的伤口,随口回答弗丽嘉。
  这个男人的口音显然是在英国生活过很长一段时间,他甚至都对英国的庄园文化很有了解,那么就应该很清楚在他明白的表达了追求的意思之后她没有对他开放主宅而是请他住在侧栋是什么意思。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有些话大可不必说的那么直白,心里有数就行。
  弗丽嘉:“......”
  我知道你拒绝的很明显了,但你真的觉得那位迈克尔森先生是个绅士吗?怎么感觉他就是那种根本就不在乎这种事情的人呢?
  她不自觉的想到了在这里蹭房子的梅森,那家伙也是没脸没皮没自尊,莫名的跟今天的客人有点儿像啊......
  但是直接硬邦邦的拒绝别人确实并不合适,尤其是那个人刚刚才帮助了米亚的情况下,这并不是一种好的处理方式,也不礼貌。
  “实际上我一直觉得欧洲人在这上面的顾虑有点儿太多了,你们总是顾忌这个顾忌那个,在社交中过于得体了。”托尔对于妻子的看法十分嗤之以鼻,欧洲人就是这样,做事情总是拐弯抹角的,明明一件很简单的事情非要搞得复杂的要命,完全没有美国人的直爽。
  “哈,这就是为什么美国每年那么多罪案发生的原因,你们明明可以用比较体面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但却总是选择最容易挑起矛盾的那种,然后事情就变成了砰――”弗丽嘉坐在床上,对托尔的言论讽刺道,“你不知道社交也是一门艺术吗?”
  拿没礼貌当真性情,低情商当直性子,说一套做一套,表面正人君子私底下生活糜烂堕落,全民清教徒但是出轨乱搞一样都不少,人人标榜自己是道德楷模,却对真正的道德楷模冷嘲热讽,反而对吃喝嫖赌嗑药的人追捧不已,并美其名曰真实......就这种鬼样子,美国迟早要完!
  托尔:“.......”
  完了,不小心刺激的老婆直接地图炮了怎么办?
  “不,这不是地图炮,我只是在说事实,你们美国人就是这么虚伪!”弗丽嘉翻了个白眼儿说,“偏偏虚伪的同时还嘲笑别人假清高,真不知道你们到底哪来的自信心,建国二百年的历史吗?”
  好歹也是维京人后代,弗丽嘉身体里面的彪悍血脉是一点儿都不少,硬刚起丈夫真的完全不在怕的!
  “哦,对了,忘记说了,有时候我们委婉的拒绝别人只是因为我们有足够的修养,懂得不伤害别人的礼貌,而不是你所谓的磨磨蹭蹭,欲拒还迎!”冷哼了一声,弗丽嘉啪的一声关掉了床头灯,留下一片黑暗给托尔。
  “我没这么说.......”眼前瞬间漆黑一片的托尔委屈巴巴,他根本就不是那个意思好吗?只是觉得克劳斯?迈克尔森就是那种没脸没皮的家伙,委婉对他根本不起作用而已,你为什么要扩散思维啊?
  托尔摸黑爬上了床,又被弗丽嘉踹了一脚,感觉更委屈了,他家亲爱的是不是更年期了?
  嗯,幸亏弗丽嘉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不然的话,她一定会让托尔感受一下什么叫做更年期的愤怒,仗着块头大就可以说话不负责任了吗?
  “我觉得块头大不大不是武力值的关键。”虽然对弗丽嘉的问题感到莫名其妙,但米亚还是认真的回答了一下,“关键在于本身的努力。”
  比如说她自己,就算是并非是狼人跟吸血鬼那种天赋型选手,但是经过了长时间有序的锻炼之后,普通狼人还真不是她对手。至于吸血鬼,除非他们能够在一瞬间拗断她的脖子,否则的话,她会先一步直接把对方的心脏给掏出来,胜负基本上是五五开。
  而她是那种身高体壮的人吗?
  当然,用她来做标准的话可能有点儿不合适,米亚举了另外一个例子,“看看我们的客人迈克尔森先生,他看起来很瘦,但是却能抱着我一路从山脚那边走回来,行动力跟他的外表完全呈反比。”
  这强壮程度,跟梅森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了。
  至于托尔,虽然长了一个大个子,但是考虑到年纪问题,武力值应该也不是很强大了吧?
  米亚看着弗丽嘉,思考着她怎么会想起来问这个问题的原因,难道她是想要教训一下托尔,在计算自己的胜率吗?
  可是看着不像啊,弗丽嘉这么温柔的女人,应该做不出来锤爆自己老公的事情吧?而且貌似托尔也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呃......打住打住!米亚赶紧制止了自己的思维发散,她管那么多做什么?人家夫妻之间的事情用得着她来操心吗?
  “本身的努力确实很重要。”弗丽嘉点点头,她年轻的时候为了能够放心的出门玩,也是练了好几年的身手的,只不过还没有等到她展现出来就被托尔给‘英雄救美’了而已。
  之后两个人顺理成章的一见钟情,直接滚了床单,最终进化到结婚。
  换句话说,要是她当初一点儿都不委婉的话,就会直接告诉托尔他那点儿水平根本就不够看,换成她自己动手,那几个想要抢劫她的家伙就不仅仅是仓皇逃走,而是直接被打进医院了!
  他们两个之所以能够走到一起就是因为她的这种得体,结果现在竟然开嘲讽?
  弗丽嘉捏了捏手指,觉得是时候应该拉着丈夫重新开始健身了,这对他们的健康有好处不是吗?
  米亚看着弗丽嘉突然之间变得可怕的笑容,果断的低下头去吃自己的早餐,就当是没有看见,完全不知道她昨天那种委婉的拒绝成为了一场家庭风暴的导.火.索。
  “喵~”一只黑猫吃饱喝足之后跳到了餐桌上,凑到米亚的盘子旁边闻了闻火候刚刚好的厚蛋烧,啊呜一口,咬在了上面。
  米亚:“.......”
  她放下手里的叉子,叹了一口气,这猫被托尔养的,每天以欺负人类为乐趣......所以她就别去提醒托尔最近多说好话哄老婆了吧......
  “早上好。”克劳斯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餐厅门口,冲着米亚打了声招呼,“我以为你今天会睡得晚一点儿。”他坐到了桌子旁边对米亚说,有点儿惊讶。
  昨天米亚受伤的程度他了解的很清楚,同时她的那句听起来像是在开玩笑的‘被不知名的魔法生物的力量给拍飞’的话也并不像是表面上那样被他给忽略掉了。只不过出于出于谨慎心理,他并没有询问这种可以称得上是秘密的事情而已。
  但这并不代表他就不知道米亚受伤有多重,结果她都这样了第二天早上还能这么早就爬起来?
  “作息规律是件好事。”米亚并没有在意克劳斯的惊讶,除非是生病爬不起来床,她的作息时间向来都很规律,不会瞎折腾自己的身体。
  克劳斯也觉得这是一件好事,正好赶得上当面告别,而不是电话或者是通过这位弗丽嘉女士的嘴告知米亚他临时有事情必须离开――心情十分不爽的迈克尔森先生对于今天早上打来的电话非常不满,这些人为什么总是在他推进进程的时候搞事情?上次这样,这次又这样,难道他看起来真的很好欺负吗?
  “那么你需要点儿早餐带在路上吃。”米亚有点儿惊讶克劳斯这么快就要离开,但这对她来说是个好消息,总算是不用面对这过度的热情了。
  所以她很愉快的把弗丽嘉煮好的鸡蛋给放进了纸袋里面塞给了克劳斯,还带了一瓶水,用来当做他路上的早餐。
  “我以为你会亲手做点儿什么.......”对于米亚的这种十分敷衍的行为,克劳斯简直称得上是目瞪口呆,她不是一个很有社交礼仪的人吗?为什么现在就不得体了?
  “我想朋友之间不用那么客气。”米亚冲着他露出一个甜蜜的笑容,瞬间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下了一个定义,噎的克劳斯简直就像是把纸袋里面的鸡蛋给塞进了喉咙里面。
  我昨天才说要追求你,现在就跟我说我们是朋友,你认真的吗?
  然而还没有等他开口,米亚就迅速的用话堵住了他的嘴,“一路顺风,希望下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可以去你的庄园做客~”
  克劳斯:“......”
  考虑到那栋庄园的完工时间,她是不是在暗示着希望下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很久之后?
  从后面经过的托尔:“......”
  啊,欧洲人的得体,果然又是这种拐弯抹角的方式,这不就是短时间不想要见到你的另外一种说法吗?
  但是看着老婆就站在不远的地方,他果断的悄悄的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轻手轻脚的离开了这里。
  为了让日子重新回归到正常的轨道上,他还是不要对此发表什么意见吧,今天早上他甚至没有得到弗丽嘉的早安吻!
  克劳斯十分无语的看了米亚一眼,考虑到时间问题,终于还是没有继续搞事情,只是冲着米亚挥了挥手,离开了这里。
  等他解决掉了那个该死的家伙之后再回来继续追人!

猜你喜欢: 《我真没想躺赢娱乐圈》 《豪门盛宠:BOSS的心尖禁忌》 《重生之嫣然》 《沟通未来的我成了大佬》 《原神问答:惩罚,社死名场面》 《木叶:人生重置,开局猿飞一族!》 《都市无敌狂少》 《江景天程雨青》 《至尊败类》 《勇者的使命不是推翻魔王吗?》 《我能梦到第二天》 《穿越后,我娇宠了毒舌小侯爷沈倾酒潜星华》 《绝对调教之军门溺爱》 《御宠毒妃》 《世子的奇妙江湖冒险》 《穿书后,贵妃被迫娇养反派暴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