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海神的陨落!

    “你有什么发现么?”尼奥问卡伦,“或者,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么?”
    卡伦重新看了一下石碑上的落款,是的,拉涅达尔,没错。
    紧接着,卡伦又看向了喷泉中央的那座雕塑。
    男子身形有些瘦削,面部线条清晰,给人一种孤独和沉思的氛围感。
    然后,卡伦特意看向雕塑的头部,哦,不是秃顶。
    “嗯?”
    尼奥又用鼻音轻催了一声。
    卡伦犹豫了一下,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难道说:队长,我们今天整个小队所遭遇的一切,都是我家狗子弄的?
    不过,卡伦清楚,这里的触发和自己小队今天的遭遇,和现在的凯文没什么关系。
    无非就是曾经的狗子留下了一个玩具,现在,玩具被人重新捡起来开始玩弄。
    “我对他的事,知道的并不多。”
    “嗯,我相信你。”尼奥回了这么一句,“不过,有个地方你可能会感兴趣,或者说,是对你有用,如果你告诉我的那件事是真的话。”
    “队长,是哪件事?”
    “你与我说过,你的身体曾经由拉涅达尔改造过。”
    “所以?”
    “所以,有个地方我进不去,但你或许能进去。”
    “哪里?”
    “古堡的顶楼。。”
    卡伦跟着尼奥进入了古堡,没走古堡大门而是选择翻窗户。
    落地后,卡伦发现这个房间一半位于光明一半位于黑暗,像是时间在这里被进行了切割。
    “这是刻意布置成这样的,你应该比我懂这些东西。”尼奥说道。
    “是为了加深心理暗示,我们在古堡外面遭遇的,和古堡里面遭遇的,应该完全不是一个量级,运营这里的人应该是将主要精力都放在了这里。”
    “是的,幸好我没带着你们进去,否则我担心等这次结束后,我的小队里可能会多出几个傻子,又不能抛弃和踢出他们,只能在下一个合适的任务中,给他们制造出一个为了营救大家而牺牲的结局,会很费事。”
    “队长,我觉得这些话不适合对我这个队员说。”
    “听听没坏处,你不要担心其他队员会因为看出来你的目的而觉得你无情或者抨击你,他们可能私下里喝酒时会说你几句冷血,其实心底是认同你做法的。
    不过,我想,如果奖励丰厚的话,很多病应该能直接治好。”
    卡伦没有接话而是默默地跟着尼奥继续行进,二人从一楼上楼梯,最后上到了五楼。
    在这期间,卡伦有种夜游游乐场的感觉,很多东西的布置哪怕它们没被启动,依旧能给人内心一种极大的不适感,如果启动的话,那种时间的切割与失真,足以将人以前对时间的认知完全颠覆。
    等到五楼时,尼奥看了看自己的手表,道:“我们的时间还算充裕,错过这次机会,下次再想进来也就难了,我估计我们会被列入不合适测试者名单里。哦,对了,差点忘了,你能到这里来,是你被隔离了,还是整个小队都被隔离了?”
    “整个小队都被隔离了。”
    “那距离我们整个小队出去的时间就很近了,不过时间还是充裕。”尼奥一边重新计算着时间一边很随意地问道,“怎么做到的?”
    “运营者制造出了一个假的您。”
    “嗯,然后呢?”
    “我当着全体队员的面,一枪把假的您给崩了。”
    “嗯?”
    “假的您。”
    “你真下得去手。”
    “因为我知道那是假的。”
    “好了,你做得很好,那帮家伙以这种方式来把我们当测试品,就算事后给的奖励再丰厚,我们也要在心里狠狠地诅咒他们,当然,让他们的测试出现问题难以维系下去,也是极好的表达。
    到了,就是这扇门。”
    尼奥指了指面前这一扇红色的大门,这座大门出现在这里,和周围的装修布局风格显得很不搭,但也因此衬托出它的与众不同。
    “我推不开它,它像是一面墙,你试试看。”
    卡伦点了点头,伸出手触摸在了这扇门上,但没感知到任何的阻力,甚至什么都没有摸到,因为卡伦的手直接穿透了门。
    尼奥看着这一幕,点了点头,道:
    “好了,我现在彻底相信你这具身体是被邪神改造过的了。”
    “队长您之前都没完全相信?”
    “我一直相信你,但彻底相信是一个更高级。”
    卡伦将另一只手也探了进去,这时,大门上出现了一层层波纹,眼前的大门,如同竖立起来的一个水面。
    “队长你想一起进来么?”
    卡伦抽出自己的一只手,递向队长。
    “如果我进去时出现问题,我会不会被直接卡死在这里?”
    “这只是精神意识。”
    “但死亡的感觉是真实的,如果在这里自我认定死亡了,你觉得现实里我们的身体会做出怎样的连锁反应?精神系术法就最擅长这个。”
    听到这句话,卡伦忽然意识到要是自己先前枪法再准一点成功把马洛给爆头了,那么马洛岂不是……
    可怜的马洛也只不过是被假队长忽悠了而已。
    “那您留在外面,我进去看看。”
    卡伦是真的很好奇自家狗子当年到底留下了怎样的一个玩具,失去眼前这个机会想等下次就难了,哪怕这东西昔日的主人就在自己家里当狗。
    “不,我愿意尝试一下。”
    尼奥抓住了卡伦的手,随即,他的身体似乎也获得了进入这扇门的资格,两个人很快没入了门内。
    “嗡!”
    门后面,是一片星辰,很是唯美。
    但这并不是真正的星星,而是一种算法,它就是内核,架构起了整个意识空间,行走在其中,你能感知到自己的渺小,这是一种来自智慧层面的碾压。
    “我想,这个空间,应该就是拉涅达尔留下的东西。”尼奥说道,“一片智慧的星辰。”
    卡伦点了点头,但随即又一个苦恼涌现上来,自家狗子要是留下其他什么东西自己说不定还能顺走,名义上这还属于物归原主,可他偏偏留下的是这个……自己想搬也搬不了。
    唉,活该拉涅达尔在世间并未留下多少痕迹,不说在普通人之间了,就算是神官,也基本不知道有这样一号邪神存在过。
    狗子当年要是多留些什么邪神之刃、邪神之剑、邪神之斧、邪神之盾,哪怕前面都加个前缀“残破”“破裂”,那知名度肯定会不一样。
    卡伦和尼奥继续在里面行进,正当二人认为这个门后面全是这种星辰光辉时,又一扇门出现在了二人面前,这一扇门不是红色的,而是蓝色的。
    “再试试看,能不能进去。”
    “好。”
    卡伦再次伸出双手,但这次,双手被门挡住了。
    尼奥见状,发出一声失望的感慨,道:“看来是不行了,只能走到这里了。”
    说完,尼奥转过身,指着自己二人进来的方向继续道:
    “这个房间里的东西,应该是拉涅达尔留下的,我甚至可以猜测,那扇红色的门,他们都进不来;
    因为他们担心强行进入会破坏里面的这些星辰,所以他们只能借用这里的‘智慧’来运行这个意识世界。
    可惜了,最里面的这扇门,我们也进不去,应该没人曾进去看过里面有什么东西。”
    队长的意思是,拉涅达尔留下的,可能是一种抽象意义上的“大脑”,秩序神教的相关部门怕破坏大脑内部结构所以不敢对它进行解剖,只能将它当作一个部件镶嵌在这里进行运转。
    “这里是最重要的地方,但同时也是最不重要的地方。”尼奥叹了口气,“走吧,我们回去吧。”
    “吱呀……”
    就在这时,尼奥听到自己身后传来了开门声。
    尼奥转过身,看见卡伦伸手抓住了门把手,将门给拉开了。
    “队长,这个门穿透不过去,但可以拉开。”
    “哦,这样啊。”
    尼奥又走了回来,两个人一起走入了这个最里面的房间。
    确切地说,是一个屋子。
    因为二人是从一个破衣柜里走出来的,而这个由石头垒砌起来的屋子中,最值钱的,大概也就是这个破衣柜了。
    尼奥开始仔细观察四周,卡伦开口问道:“队长,能看出来是什么年代么?”
    “任何年代的痕迹,都和穷人没什么关系。”
    卡伦点了点头,道:“我觉得这里应该是拉涅达尔记忆中最深刻的地方,很可能是他最开始的家。”
    “是的,我也这么觉得,那这三个紧闭的窗户……”
    “可以推开来看看。”
    尼奥笑道:“窥觑一位邪神的深处记忆,好像有些不合适吧?”
    嘴上是这么说的,但尼奥依旧走向了左手边起第一扇窗户。
    “我觉得伟大的邪神大人是不会在意这点小事的。”卡伦也走近了窗户。
    经过这次事情之后,卡伦觉得有必要回家后好好拷打一下自己那条狗了,不能因为它不会说话就放任它的过去不管,就比如这次的事情,如果自己早些知道这个,在一开始时就不用紧张那么久,还差点直接崩了马洛。
    卡伦好像记起来,在众人被“安排”进封闭空间时,不仅是理查在对自己疯狂地做着手语,远处的马洛也指着自己肩膀上的伤口在向自己拼命抗议着什么,但又好像是自己看错了,嗯,看错了。
    总之,审问自家狗子的差事,还是交给自家猫吧。
    尼奥伸手,推开了第一扇窗户。
    第一扇窗户打开后,外面呈现的是一片湛蓝的大海,一位身穿着白色长裙的美丽少女正行走在沙滩上捡着海货,后面,一个衣衫褴褛的少年小心翼翼地跟在她后面。
    阳光、沙滩、海浪、美女和少年,这是一幅很俗套却又让人百看不厌的画面。
    很多人都能代入到那个少女,很多人也能代入到那个少年。
    在那个青春懵懂的年岁里,可能是一道阳光撒照下来,指引着那一缕秀发或者嘴唇那轻微的弧度,瞬间就触动了某个人的心。
    都曾有那个年纪,也都是从那个年纪过来的,闭目思量,好像都能找到类似的画面,只不过那个她,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还曾有属于自己的那道目光落到过她的身上。
    此时,
    尼奥和卡伦两个人肘部都撑在窗沿上,两个人此时像是街道一侧二楼住户家中喜欢站在窗台上窥觑点评来往美女的俩兄弟。
    “这个少年就是邪神?”
    “应该是的。”
    “还真是让人意外,邪神居然也曾有这么一面,老实、木讷、腼腆,这样的人,以后竟然能成长为邪神,啧啧。
    对了,那个少女是普通人么?”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位少女应该是……米尔斯。”
    “米尔斯女神?”
    “是的。”
    “原来米尔斯女神也曾和邪神有过这么一段一起掉进过酱缸的情谊。”
    维恩人喜欢吃大酱,几乎家家户户都有酱缸,所以两个孩子一起掉进过酱缸,意味着两家关系极好,可以共用酱缸,算是维恩版本的青梅竹马。
    “我觉得,米尔斯女神和邪神,没有一起掉进去过。”
    “哦?”
    尼奥听到这句话,又认真观察了一下,发现那个少年只是亦步亦趋远远地跟着前方行走的大姐姐,在踩着她的脚印,前方大姐姐也曾回头看见过他,却也只是礼貌性的笑笑,看样子,二人似乎根本就不认识。
    “嘶……”
    尼奥深吸一口气,继续道:
    “我怎么感觉自己有些可怜这位邪神大人了。”
    “我也是。”卡伦附和道。
    尼奥侧过脸看着卡伦,问道:“你生活里缺过女人么?”
    “什么?”
    “我的意思是,你说这句话时,你的良知真的不会痛么?”
    “……”卡伦。
    从这个窗户看过去,少女一直在行走,少年也一直跟在她身后,二人从清晨走向正午,再从正午走到黄昏,从黄昏再迈向星辰。
    可能,这处记忆实在是太过美好,美好到记忆的主人,希望它永远都不要有尽头,就这样一直行进下去,直到永远。
    “看第二扇窗户吧。”尼奥建议道。
    “好的,队长。”
    第二扇窗户被推开,窗外变成了一片礁石,一个年轻男子站在那里,看着一个女人,在全岛人的目光注视下,乘上小船,驶入无垠的大海,最终,被巨大的海幕与漩涡一起吞噬。
    这个画面,卡伦曾在为自家狗子松开封印时看见过。
    尼奥开口道:“米尔斯女神的成神日。”
    卡伦点了点头。
    米尔斯女神为了海岛上的妓女们不再受欺凌,主动进入大海,成为海神的情人,自此之后,海盗们再也不敢不给妓女的嫖资,否则就要承受被海浪吞噬的惩罚。
    给妓女嫖资,这里面其实就包含了尊重与尊严。
    “他怒了。”尼奥指了指窗前站着的年轻人。
    “嗯。”
    “所以,我很期待第三扇窗户了,曾经的海神教也曾是正统教会,但在上个纪元末分裂,至今传承着海神教的几个分裂教会,最高的也就是一个中型教会。
    海神教的分崩,和这位邪神大人,是不是有一种关系呢?
    打住,
    不要开口,
    我要自己推窗看!”
    卡伦其实想说的是:他也不知道。
    但大概能够猜测出来,应该是这样子的。
    否则,你无法解释自己“海神之甲”的来历,总不可能是狗子当年去找情敌套近乎求来的吧?
    尼奥打开了第三扇窗户,刹那间,恐怖的威严席卷而出。
    正向这里走过来的卡伦,也被这恐怖的威压压制得下意识地弯下了腰,只能强撑着不去下跪,而前方的尼奥,则双手死死抓着窗台边缘,支撑着身体。
    实在是这恐怖的威势来得太过突然,让二人毫无防备,和前两个窗户的安静呈现完全不是一个风格。
    终于,卡伦适应了这股威压,走到了窗台边,向外看去。
    前方,是无边的蔚蓝大海,卡伦和尼奥现在像是趴在舷窗上向外看。
    但下方,大海深处,竟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圈,里面有一座巨大的祭台,这座祭台的大小可以比得上一座小岛屿了。
    而在祭坛上,一个体形无比庞大身穿着蓝色古朴甲胄的男子被一条条从地底深处窜出的熔岩铁链困锁住,他在挣扎,每一次挣扎都能在上方凝聚出恐怖的雷暴,宛若大海的咆哮,但每一次挣扎都无济于事。
    “这是……海神么?”卡伦不敢置信地问道。
    这真的是如同山岳一样庞大的身躯,这样的存在,就算不具备神力,光靠体型,就足以在大海中称霸。
    尼奥伸出手指,指了指头顶。
    卡伦探出脑袋,双手抓着窗台边缘向上看去,在正上方位置,悬浮着一尊黑色的王座。
    尼奥开口问道:“你看到了什么?”
    卡伦回答道:“秩序王座。”
    尼奥开口道:“所以,当年帮邪神镇压海神的,是我们的秩序之神。”
    卡伦点了点头,道:“但将拉涅达尔判定为邪神的,也是我们的秩序之神。”
    这时,
    一道男子的身形出现在了海神祭坛上方,双方的体形差距,如同碎石和山峰,但当他出现时,那股阴森的气息却像是已经将四周的海水都一同渲染。
    男子的手里托举着一团岩浆,祭坛下方,也开始有大量的岩浆汩汩冒出,即将淹没海神这庞大的身躯。
    “我曾发誓,我要让海神教消亡,让海神陨落。今天,我做到了。”
    “拉涅达尔,我以大海的名义向你发出诅咒!”
    海神愤怒的咆哮在四周空间震荡。
    “我诅咒你的身位将被剥夺!
    我诅咒你的自由将被镇压!
    我诅咒你的身躯将被掳掠!
    我诅咒你的灵魂将被放逐!
    我诅咒你的尊严将被践踏!
    哈哈哈,
    我诅咒你,
    将世世为奴,像狗一样的活着!!!”
    上方,
    拉涅达尔在听完海神对自己的诅咒后,不屑地笑了,很是轻蔑道:
    “呵呵,幼稚。”
    

猜你喜欢: 《毒后归来之家有暴君》 《今天又被隔壁撩到了》 《他比晚风还温柔》 《大明女伯爵》 《恐怖复苏:精神病吊打一切!》 《一刀独尊》 《民间诡事异闻录》 《六道风水师》 《诸天次元掌控者》 《逃离安全屋》 《农家有女串串香》 《足球大作战》 《手能伸进小说,开局神象镇狱》 《江景天程雨青》 《成仙路上多寂寥》 《她在破庙惨死后,哥哥们跪着求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