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六章 想要玻璃包装

“你这样自由散漫些没什么问题,只是该有的规矩也得有,不能落人话柄。”原本他倒是不在意外界的传闻,只是皇后特意说与他听,他才召人进宫说上几句。
  没想到皇上反而比自己的父亲还有开明,周洛兮瞬间露出感激涕零的眼神:“儿臣遵命。”语毕她行了个标准的礼,甚至微微一笑,显得肃穆而庄严。
  萧奇隆垂首望去,被她逗得有些想笑。
  若是周洛兮与其他人一样一板一眼的,他倒也不会有这么多的乐趣。
  等这场风波平息,护肤品工坊也已经准备就绪。跟着周洛兮学了几天之后,李安婷那身本事称了谈事的利器。“先礼后兵”被她拿捏得死死的,做工的伙计在她的监管下乖乖听话,速度倒是很快。
  “这里的包装都是瓷器,先前我找人烧制琉璃碗,似乎也没什么成效,但便宜的瓷器过于普通,贵的又有买椟还珠的嫌疑,若是能想起来具体怎么做玻璃就好了。”周洛兮双手托着脑袋,自言自语道。
  “不如先
  用陶瓷瓶装着?”李安婷在一旁出声试探。
  若是周洛兮一直想不起来那什么“玻璃”的做法,这生意岂不是开不下去了?
  闻言,周洛兮摇摇头。
  物以稀为贵,现代的护肤品若是用陶瓷瓶装着,大抵会卖上天价,自己在这个朝代,做不出塑料瓶,若是能做出玻璃瓶,在定价的时候理应翻倍。筆趣庫
  或许还可以在翻几倍,搭配一个小小的镜子?
  她想起自己做得那几个水银镜,想必这里还没出现过。只是大量制作需要技术,自己只是尝试多次后才做成功了没几个……
  念及此,她满腹心事地回到栖梧阁,提笔写起了化学公式。
  只是写到深夜还是缺了些东西想不起来。
  “该休息了。”萧景珩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周洛兮猛地回头:“你怎么在这儿?不是让你去别的地方睡吗?”
  一听这话,萧景珩蹙起眉头,仿佛她发表了大逆不道的言论一般:“本王并未嫌弃你,为何不能在这儿休息?”
  “你不嫌弃我,我还嫌弃你呢!
  ”周洛兮朝他吐舌头做鬼脸,很是不耐烦。
  萧景珩也是有脾气的,被她这么一说,气哼哼地离开栖梧阁,去了自己的院子。
  瞧见他离去的背影,周洛兮翻了个白眼,打算继续挖掘记忆深处的知识。
  可当她甫一坐下,外面传来一道冷风,将煤油灯吹灭。
  这……外面的风这般大吗?
  她借着月光看了看昏暗的枝桠一动不动,貌似是个风平浪静的日子。
  心中的疑惑得不到纾解,但灯都灭了,她想起了自己致力做咸鱼的梦想,转头回到床上睡觉。
  她可不做奋斗批,熬夜学习不如睡个美容觉!
  抱着突然轻松的心态,这晚却在梦里回忆起了制作玻璃的方法。
  院子里还未离开的某人深藏功与名,站在窗外看了许久才走。
  一觉醒来天色大亮,周洛兮鞋子都没穿,借着外面的日光,光着脚写下了制作玻璃的方法。筆趣庫
  当叠翠进来时,看到身着白衣披头散发的女子背对着她,端坐在窗前,吓得尖叫起来。
  “鬼啊!!!——”“你这样自由散漫些没什么问题,只是该有的规矩也得有,不能落人话柄。”原本他倒是不在意外界的传闻,只是皇后特意说与他听,他才召人进宫说上几句。
  没想到皇上反而比自己的父亲还有开明,周洛兮瞬间露出感激涕零的眼神:“儿臣遵命。”语毕她行了个标准的礼,甚至微微一笑,显得肃穆而庄严。
  萧奇隆垂首望去,被她逗得有些想笑。
  若是周洛兮与其他人一样一板一眼的,他倒也不会有这么多的乐趣。
  等这场风波平息,护肤品工坊也已经准备就绪。跟着周洛兮学了几天之后,李安婷那身本事称了谈事的利器。“先礼后兵”被她拿捏得死死的,做工的伙计在她的监管下乖乖听话,速度倒是很快。
  “这里的包装都是瓷器,先前我找人烧制琉璃碗,似乎也没什么成效,但便宜的瓷器过于普通,贵的又有买椟还珠的嫌疑,若是能想起来具体怎么做玻璃就好了。”周洛兮双手托着脑袋,自言自语道。
  “不如先
  用陶瓷瓶装着?”李安婷在一旁出声试探。
  若是周洛兮一直想不起来那什么“玻璃”的做法,这生意岂不是开不下去了?
  闻言,周洛兮摇摇头。
  物以稀为贵,现代的护肤品若是用陶瓷瓶装着,大抵会卖上天价,自己在这个朝代,做不出塑料瓶,若是能做出玻璃瓶,在定价的时候理应翻倍。筆趣庫
  或许还可以在翻几倍,搭配一个小小的镜子?
  她想起自己做得那几个水银镜,想必这里还没出现过。只是大量制作需要技术,自己只是尝试多次后才做成功了没几个……
  念及此,她满腹心事地回到栖梧阁,提笔写起了化学公式。
  只是写到深夜还是缺了些东西想不起来。
  “该休息了。”萧景珩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周洛兮猛地回头:“你怎么在这儿?不是让你去别的地方睡吗?”
  一听这话,萧景珩蹙起眉头,仿佛她发表了大逆不道的言论一般:“本王并未嫌弃你,为何不能在这儿休息?”
  “你不嫌弃我,我还嫌弃你呢!
  ”周洛兮朝他吐舌头做鬼脸,很是不耐烦。
  萧景珩也是有脾气的,被她这么一说,气哼哼地离开栖梧阁,去了自己的院子。
  瞧见他离去的背影,周洛兮翻了个白眼,打算继续挖掘记忆深处的知识。
  可当她甫一坐下,外面传来一道冷风,将煤油灯吹灭。
  这……外面的风这般大吗?
  她借着月光看了看昏暗的枝桠一动不动,貌似是个风平浪静的日子。
  心中的疑惑得不到纾解,但灯都灭了,她想起了自己致力做咸鱼的梦想,转头回到床上睡觉。
  她可不做奋斗批,熬夜学习不如睡个美容觉!
  抱着突然轻松的心态,这晚却在梦里回忆起了制作玻璃的方法。
  院子里还未离开的某人深藏功与名,站在窗外看了许久才走。
  一觉醒来天色大亮,周洛兮鞋子都没穿,借着外面的日光,光着脚写下了制作玻璃的方法。筆趣庫
  当叠翠进来时,看到身着白衣披头散发的女子背对着她,端坐在窗前,吓得尖叫起来。
  “鬼啊!!!——”

猜你喜欢: 《都市无双神算》 《贫僧法号如来》 《全能娇妻飒爆了》 《全史诸侯争霸》 《夺帅开局获得天魔装备》 《大明:我叫朱重六》 《末世龙帝》 《我在古代搞科技》 《以魔法铸长生》 《我要如何不想她》 《北京,让我再次遇见你》 《终极兵器计划》 《枭雄崛起从港片开始》 《特种兵:开局融合历史牛人!》 《河神妈妈在娱乐圈养顶流崽》 《真千金回家后,渣过她的人都重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