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章 山海阻拦

两个人顿时激战在一起,大概过了有五六招,只听得流光道长一声闷哼,他整个人撤了回来,脸色有点惨白,看来是受了内伤。
  他勉强地站了起来,双手一抱拳,“轩辕庄主武功盖世,贫道惭愧,惭愧!”
  很显然,在刚才两人的内力对抗中,流光道长吃了亏。
  场上顿时静了下来,连流光道长都不是他的对手,更是没有人有信心上去了。
  “哈哈哈......还有没有人上来啊?”轩辕山海大笑着问,他身后跟着的蝶舞山庄的人也都哈哈大笑。
  士可杀不可辱,这时候,江若流站了出来,“就让我青城派领教下阁下高招。”
  江若流刚要飞身过去,燕双鹰又拦住了他,“掌门,这事怎么能用得着你呢?让小弟代劳吧。”
  虽然江若流是青城派掌门,可要按照真实的功力,他确实要略输燕双鹰一些。所以他也没再说什么。正当燕双鹰想上去的时候,一旁的百里羽走了过来,他笑着对江若流说:“掌门,怎么能麻烦你们二老呢,就让弟子代劳吧。”
  江若流不知道眼前的这人是谁啊?他正疑惑呢。燕双鹰突然说:“好吧,那你小心点哦。”
  江若流好奇地看了燕双鹰一眼,他不知道燕双鹰为何会答应把这么重要的事交给一个陌生的人。
  燕双鹰当然不会把关系到大家荣辱的事交给一个陌生的人,他之所以爽快地答应了百里羽,那是因为他知道,眼前这个笑眯眯的人就是百里羽!
  尽管百里羽易了容,可燕双鹰看到南宫雪跟他在一起,而且南宫雪又对他百般维护。
  燕双鹰心里清楚,能够让南宫雪如此的人,只有百里羽!
  现在,他看到这个男人竟然主动请缨要替自己去对付轩辕山海,他心里就更加地确定,这个人就是自己的徒弟百里羽无疑了!
  轩辕山海好奇地看着眼前的百里羽,他确定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自己没有见过,而且这个人又年轻,难道个人就是一个无名小卒?
  他看着眼前的百里羽,问道:“你是何人啊?”
  百里羽微微一笑,“在下就是青城派的一个无名小卒!”
  轩辕山海见到百里羽竟然不愿意跟自己说出名字,还说什么无名小卒,这分明是看不起自己啊。
  轩辕山海心中大怒,他指着百里羽说道:“好啊,那我就让你这个无名小卒来见识下我们蝶舞山庄的功夫!”
  说着,他运足功力,蝶舞神功可不是一般的内功,一旦全力而为,那绝对是可以惊天地泣鬼神的。
  就在轩辕山海刚要对百里羽动手的时候,忽然后面传来了一阵大喝:“山海,住手!”
  大家就觉得眼前一花,一个人已经站在了前面。那轩辕山海一看来人,赶紧过来施礼问好:“大哥!你怎么来了啊?”
  原来来人正是蝶舞山庄的庄主轩辕清风!
  轩辕清风瞪了他一眼,“哼,我怎么来了,我再不来你可就真的给我闯祸了!”
  轩辕清风后面跟着的就是轩辕云霓。南宫雪看到轩辕云霓出来了,老远就伸着手打招呼,“云霓姐,云霓姐!”
  碍于父亲在场,轩辕云霓只能对着南宫雪笑了笑,悄悄地做了个等会再说的姿势。
  钟楚楚就稳重的多,她只是朝着轩辕云霓微笑着点了点头。不知道为什么,钟楚楚忽然变得很是心事重重。
  轩辕清风一来,轩辕山海的气势立马跟刚才不一样了。在百里羽的眼里,刚才的轩辕山海是一座山,而现在的轩辕山海却像是一股水。
  前后的差别竟然如此之大,轩辕山海此刻完全没有了那种霸气,那种带个你的无形的压迫感。
  难道仅仅是轩辕清风是他大哥,他在大哥面前不敢造次吗?
  就在百里羽疑虑重重的时候,轩辕山海指着他们对大哥说:“大哥,这些人来咱们蝶舞山庄闹事,咱们怎么着也得让他们给个说法吧?”
  轩辕清风笑了笑:“哦,那你想怎么样要个说法呢?”
  轩辕山海此刻完全就是一个吊儿郎当的样子,他笑了笑,“没什么,我就是跟他们过了几招。这不,还没有跟那小兄弟开始呢你就来了!”
  轩辕山海的嘴角突然闪过一丝阴笑,他回头看了眼百里羽,笑着说道:“好了,今天就放过你了,你走吧!”
  说着,轩辕山海看似很随意地往后甩了一下手臂。可就是这一下,他把九层的蝶舞神功像一股巨浪汹涌地奔向了百里羽。他的这一下做的很隐蔽,也很巧妙,就是连站在他身旁的轩辕清风都没有注意。
  可百里羽一直在注意着轩辕山海的一举一动,他刚才这一甩,百里羽早就做好了准备。
  在轩辕山海的心里,他这一下一定会让眼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五脏六腑都震碎的,而且还看不出是自己下的手。
  轩辕山海这一手可以说是真的很阴险和卑鄙。
  可当他再次看向百里羽的时候,他顿时惊呆了!这家伙好像什么都没有经历过一样,还微笑着站在那儿了,纹丝没动。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自己这一下,整个江湖上也没有几个人能接的下来,更别说自己是偷袭了。这个人怎么可能不但接下了自己这一招,而且还做的丝毫没有破绽。
  更可怕的是,他明明知道自己偷袭了他,可还是一脸微笑,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他那样的神情,轩辕山海甚至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发错方向了。
  轩辕清风看到站在那儿的百里羽,他当然不认识现在易容的百里羽,不过,他很是奇怪,这个人怎么敢单挑山海呢?刚想上前问下百里羽,燕双鹰走过来挡住了百里羽。
  他对着百里羽说了句:“你退下!”
  百里羽弯腰鞠了一躬趁机退了下去。燕双鹰笑着对轩辕清风一抱拳,“轩辕庄主,今天这事实在是不好意思了,江湖上十几家门派的掌门人自从前来拜访贵庄后就不知所踪,我们是想前来问下情况的。”
  轩辕清风也笑了笑,“燕大侠,别来无恙啊,我可是一直想再和你见面聊一聊的哦。”
  轩辕清风说的这句话不假,他自从知道了女儿和百里羽的事情后,知道女儿已经真的爱上了百里羽,不可能再逼她了。既然事情已经如此,他就要为了女儿的终身大事来考虑了。
  他听说百里羽是燕双鹰的徒弟,尽管他很奇怪,凭燕双鹰的武功修为,怎么可能会调教出如此神功盖世的百里羽呢?可师傅就是师傅,女儿的婚事,还真的要和燕双鹰商量的。
  燕双鹰也不傻,他听得出来轩辕清风说这话的意思,知道他是为了女儿轩辕云霓和自己徒弟百里羽的事情。可目前的形势肯定不适合说这个。
  燕双鹰笑了笑,“是啊,在下也一直想着前来拜访轩辕庄主的。这不是因为各大掌门被虏一事给耽搁了嘛。”随着,他话锋一转,“不过,今天这事啊,确实是个误会。现在我们已经把事情弄清楚了,正要离开呢,这不是被令弟给拦住了嘛。呵呵......”
  轩辕清风回头看了眼轩辕山海,回过头来对着各位群雄说道:“各位的掌门人前些时候确实来过敝庄,不过呢,他们一早就离开了。至于离开后发生了什么,蝶舞山庄确实不知情。不过呢,他们也确实是在我们的地盘上出的事情,所以各位放心,我们蝶舞山庄也一定会尽力为大家寻找的。”
  轩辕清风这句话,立刻引来了大家的纷纷叫好。
  有了蝶舞山庄的帮忙,寻找掌门的机会就变得更大了。
  流光道长回头对大家伙说道:“既然轩辕庄主都这么说了,咱们大家就放心吧,我们现在就赶紧各自散开,分头去寻找我们的掌门人吧。”
  然后又回头对轩辕清风施了一礼,“轩辕庄主,今天确实是打扰了,还请原谅!”
  轩辕清风微笑着点点头,跟流光道长摆了摆手,流光道长就带着武当派的人领头下山而去。
  武当派的一走,其他门派的人更是纷纷离开,他们刚才可都是捏了一把汗啊,看轩辕山海的情形,今天这事还真的玄呢,幸亏这轩辕庄主来了。
  燕双鹰也给轩辕清风一抱拳,“轩辕庄主,我们也就告辞了!”说完,手一挥,青城派的人也就跟着离开了。
  百里羽当然也要跟着离开,南宫雪一边走又一边回过头给轩辕云霓打了个手势。
  看到所有的人都陆续离开了,轩辕清风这才铁青着脸看着弟弟山海,“山海,你今天是怎么回事?干嘛非要跟他们叫板呢?你这是差一点把咱们蝶舞山庄放到了整个江湖的对立面!”
  轩辕山海争辩道:“大哥,他们一下子来这么多人围在咱们大门前,如果就让他们轻轻松松地走了,以后在江湖上,别人怎么看咱们蝶舞山庄啊?”
  轩辕清风指着轩辕山海说:“都是你的礼,明明做错了事,你还每次都说的冠冕堂皇!如果我们毫不理会,最后他们识趣地离开了,这不更好吗?”两个人顿时激战在一起,大概过了有五六招,只听得流光道长一声闷哼,他整个人撤了回来,脸色有点惨白,看来是受了内伤。
  他勉强地站了起来,双手一抱拳,“轩辕庄主武功盖世,贫道惭愧,惭愧!”
  很显然,在刚才两人的内力对抗中,流光道长吃了亏。
  场上顿时静了下来,连流光道长都不是他的对手,更是没有人有信心上去了。
  “哈哈哈......还有没有人上来啊?”轩辕山海大笑着问,他身后跟着的蝶舞山庄的人也都哈哈大笑。
  士可杀不可辱,这时候,江若流站了出来,“就让我青城派领教下阁下高招。”
  江若流刚要飞身过去,燕双鹰又拦住了他,“掌门,这事怎么能用得着你呢?让小弟代劳吧。”
  虽然江若流是青城派掌门,可要按照真实的功力,他确实要略输燕双鹰一些。所以他也没再说什么。正当燕双鹰想上去的时候,一旁的百里羽走了过来,他笑着对江若流说:“掌门,怎么能麻烦你们二老呢,就让弟子代劳吧。”
  江若流不知道眼前的这人是谁啊?他正疑惑呢。燕双鹰突然说:“好吧,那你小心点哦。”
  江若流好奇地看了燕双鹰一眼,他不知道燕双鹰为何会答应把这么重要的事交给一个陌生的人。
  燕双鹰当然不会把关系到大家荣辱的事交给一个陌生的人,他之所以爽快地答应了百里羽,那是因为他知道,眼前这个笑眯眯的人就是百里羽!
  尽管百里羽易了容,可燕双鹰看到南宫雪跟他在一起,而且南宫雪又对他百般维护。
  燕双鹰心里清楚,能够让南宫雪如此的人,只有百里羽!
  现在,他看到这个男人竟然主动请缨要替自己去对付轩辕山海,他心里就更加地确定,这个人就是自己的徒弟百里羽无疑了!
  轩辕山海好奇地看着眼前的百里羽,他确定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自己没有见过,而且这个人又年轻,难道个人就是一个无名小卒?
  他看着眼前的百里羽,问道:“你是何人啊?”
  百里羽微微一笑,“在下就是青城派的一个无名小卒!”
  轩辕山海见到百里羽竟然不愿意跟自己说出名字,还说什么无名小卒,这分明是看不起自己啊。
  轩辕山海心中大怒,他指着百里羽说道:“好啊,那我就让你这个无名小卒来见识下我们蝶舞山庄的功夫!”
  说着,他运足功力,蝶舞神功可不是一般的内功,一旦全力而为,那绝对是可以惊天地泣鬼神的。
  就在轩辕山海刚要对百里羽动手的时候,忽然后面传来了一阵大喝:“山海,住手!”
  大家就觉得眼前一花,一个人已经站在了前面。那轩辕山海一看来人,赶紧过来施礼问好:“大哥!你怎么来了啊?”
  原来来人正是蝶舞山庄的庄主轩辕清风!
  轩辕清风瞪了他一眼,“哼,我怎么来了,我再不来你可就真的给我闯祸了!”
  轩辕清风后面跟着的就是轩辕云霓。南宫雪看到轩辕云霓出来了,老远就伸着手打招呼,“云霓姐,云霓姐!”
  碍于父亲在场,轩辕云霓只能对着南宫雪笑了笑,悄悄地做了个等会再说的姿势。
  钟楚楚就稳重的多,她只是朝着轩辕云霓微笑着点了点头。不知道为什么,钟楚楚忽然变得很是心事重重。
  轩辕清风一来,轩辕山海的气势立马跟刚才不一样了。在百里羽的眼里,刚才的轩辕山海是一座山,而现在的轩辕山海却像是一股水。
  前后的差别竟然如此之大,轩辕山海此刻完全没有了那种霸气,那种带个你的无形的压迫感。
  难道仅仅是轩辕清风是他大哥,他在大哥面前不敢造次吗?
  就在百里羽疑虑重重的时候,轩辕山海指着他们对大哥说:“大哥,这些人来咱们蝶舞山庄闹事,咱们怎么着也得让他们给个说法吧?”
  轩辕清风笑了笑:“哦,那你想怎么样要个说法呢?”
  轩辕山海此刻完全就是一个吊儿郎当的样子,他笑了笑,“没什么,我就是跟他们过了几招。这不,还没有跟那小兄弟开始呢你就来了!”
  轩辕山海的嘴角突然闪过一丝阴笑,他回头看了眼百里羽,笑着说道:“好了,今天就放过你了,你走吧!”
  说着,轩辕山海看似很随意地往后甩了一下手臂。可就是这一下,他把九层的蝶舞神功像一股巨浪汹涌地奔向了百里羽。他的这一下做的很隐蔽,也很巧妙,就是连站在他身旁的轩辕清风都没有注意。
  可百里羽一直在注意着轩辕山海的一举一动,他刚才这一甩,百里羽早就做好了准备。
  在轩辕山海的心里,他这一下一定会让眼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五脏六腑都震碎的,而且还看不出是自己下的手。
  轩辕山海这一手可以说是真的很阴险和卑鄙。
  可当他再次看向百里羽的时候,他顿时惊呆了!这家伙好像什么都没有经历过一样,还微笑着站在那儿了,纹丝没动。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自己这一下,整个江湖上也没有几个人能接的下来,更别说自己是偷袭了。这个人怎么可能不但接下了自己这一招,而且还做的丝毫没有破绽。
  更可怕的是,他明明知道自己偷袭了他,可还是一脸微笑,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他那样的神情,轩辕山海甚至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发错方向了。
  轩辕清风看到站在那儿的百里羽,他当然不认识现在易容的百里羽,不过,他很是奇怪,这个人怎么敢单挑山海呢?刚想上前问下百里羽,燕双鹰走过来挡住了百里羽。
  他对着百里羽说了句:“你退下!”
  百里羽弯腰鞠了一躬趁机退了下去。燕双鹰笑着对轩辕清风一抱拳,“轩辕庄主,今天这事实在是不好意思了,江湖上十几家门派的掌门人自从前来拜访贵庄后就不知所踪,我们是想前来问下情况的。”
  轩辕清风也笑了笑,“燕大侠,别来无恙啊,我可是一直想再和你见面聊一聊的哦。”
  轩辕清风说的这句话不假,他自从知道了女儿和百里羽的事情后,知道女儿已经真的爱上了百里羽,不可能再逼她了。既然事情已经如此,他就要为了女儿的终身大事来考虑了。
  他听说百里羽是燕双鹰的徒弟,尽管他很奇怪,凭燕双鹰的武功修为,怎么可能会调教出如此神功盖世的百里羽呢?可师傅就是师傅,女儿的婚事,还真的要和燕双鹰商量的。
  燕双鹰也不傻,他听得出来轩辕清风说这话的意思,知道他是为了女儿轩辕云霓和自己徒弟百里羽的事情。可目前的形势肯定不适合说这个。
  燕双鹰笑了笑,“是啊,在下也一直想着前来拜访轩辕庄主的。这不是因为各大掌门被虏一事给耽搁了嘛。”随着,他话锋一转,“不过,今天这事啊,确实是个误会。现在我们已经把事情弄清楚了,正要离开呢,这不是被令弟给拦住了嘛。呵呵......”
  轩辕清风回头看了眼轩辕山海,回过头来对着各位群雄说道:“各位的掌门人前些时候确实来过敝庄,不过呢,他们一早就离开了。至于离开后发生了什么,蝶舞山庄确实不知情。不过呢,他们也确实是在我们的地盘上出的事情,所以各位放心,我们蝶舞山庄也一定会尽力为大家寻找的。”
  轩辕清风这句话,立刻引来了大家的纷纷叫好。
  有了蝶舞山庄的帮忙,寻找掌门的机会就变得更大了。
  流光道长回头对大家伙说道:“既然轩辕庄主都这么说了,咱们大家就放心吧,我们现在就赶紧各自散开,分头去寻找我们的掌门人吧。”
  然后又回头对轩辕清风施了一礼,“轩辕庄主,今天确实是打扰了,还请原谅!”
  轩辕清风微笑着点点头,跟流光道长摆了摆手,流光道长就带着武当派的人领头下山而去。
  武当派的一走,其他门派的人更是纷纷离开,他们刚才可都是捏了一把汗啊,看轩辕山海的情形,今天这事还真的玄呢,幸亏这轩辕庄主来了。
  燕双鹰也给轩辕清风一抱拳,“轩辕庄主,我们也就告辞了!”说完,手一挥,青城派的人也就跟着离开了。
  百里羽当然也要跟着离开,南宫雪一边走又一边回过头给轩辕云霓打了个手势。
  看到所有的人都陆续离开了,轩辕清风这才铁青着脸看着弟弟山海,“山海,你今天是怎么回事?干嘛非要跟他们叫板呢?你这是差一点把咱们蝶舞山庄放到了整个江湖的对立面!”
  轩辕山海争辩道:“大哥,他们一下子来这么多人围在咱们大门前,如果就让他们轻轻松松地走了,以后在江湖上,别人怎么看咱们蝶舞山庄啊?”
  轩辕清风指着轩辕山海说:“都是你的礼,明明做错了事,你还每次都说的冠冕堂皇!如果我们毫不理会,最后他们识趣地离开了,这不更好吗?”

猜你喜欢: 《穿书成了反派的恶毒亲娘》 《洪荒:手雷道祖,开局打造聊天群》 《我开杂货铺那些年》 《触发警报,我的战神身份曝光了》 《重活:1982》 《二爷的枭宠暖妻》 《兽灵使》 《仙朝:开局打卡元婴期》 《总裁大人,别碰我左手》 《都市赘婿神医》 《女装奶爸闯娱乐圈》 《二爷,夫人又彻夜不归》 《大佬宠我上瘾》 《杨肖唐玉婉》 《灌篮高手之赤木来袭》 《牧师小姐的奇妙冒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