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7章 松果国际

这种东西还算好的呢,顶多骗点钱,至少坑不死人。
  那些医药类的就歹毒多了,弄不好是真能要了人的命的。
  后来不是有了笑话嘛,说是几个老头老太太,撑起了种花家医疗类电视购物的整座江山。
  同一个老头,今天叫熊凤山,明天就叫乌人吉,后天又叫阿古力。
  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有人曾经说过:就算你把一坨屎拿到电视购物上,也会有人抢着买,也能赚到钱。
  在那些小电视台的购物频道里,十分钟就能接到三千多个抢购电话,高峰时段,甚至能接到上万个电话。
  对于那些产品的质量,电视台从来不管,他们只管出价,一分钟几百到几万不等。只要给钱,你就算拿颗核弹来,他们估计也会帮着你卖。
  尤其是那些地方小台,看到上电视购物公司登门,就两眼都冒光,比见到亲爹还亲的那种感觉。
  有人问了,他们这么疯狂,就没人管管他们吗?
  有,怎么没有?只是对于这种新生事物的法规,总是有着滞后性,在当时有关部门往往是以罚款了之。
  可罚的那几万、几十万,就算是几百万,那些电视购物公司,压根儿就不在乎。
  这点钱,还不够人家一天赚的呢。
  直到2006年,官方才真正对那些医药、美容、保健等垃圾骗人的电视购物销售产品,下了死手。
  刚才唐伟东灵光一闪,想到的那位侯总,就是在整顿电视购物之后,出现的一位“经典”人物。
  如果不知道他的,八星八箭总听说过吧?
  这位来自瀛洲的“厂商代表”,用他那浮夸的演技,特别的口音,每次都跟吃了兴奋剂似的,在电视上狂喊:“
  只要998,某某带回家......”
  他卖钻石,卖珠宝,还卖“劳斯丹顿”的手表。
  当年还没有山寨这个词,很多人都以为是因为他口音的缘故,才把劳力士加江诗丹顿,喊成了劳斯丹顿呢。
  拿电钻钻表盘,就是这哥们儿搞出来的花样。
  电视上说,限量三十九块的手表,可不管你什么时候打电话,他们永远有货,也不知道最终到底卖出了多少个三十九块。
  侯总开了这个“高端奢侈品销售”的先河之后,仿佛就在一瞬间,就蹦出来无数不知名的,各种高端、百年“国际奢侈品大牌”。
  他们纷纷打着让利开拓市场的名义,涌进种花家。
  直到网络电商的兴起,电视购物仿佛在一瞬间颓然没落,这是历史进程中的必然。
  就连那些大电视台的购物频道,也失去了往日的辉煌和风光。
  当年沪市文广旗下,成立次年营收就超过五亿的友友购物,标价1块钱转让。曾经的电视购物一哥橡果国际,也选择了退市。
  不过嘛,电视购物并没有彻底死亡,三十年后,他又借尸还魂了。欺骗、谎言和暴利,仍在继续!
  你看一下,那些网络直播带货,是不是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话术、群演、剧情、厂商代表吵架降价、限量购买等套路和桥段,是不是觉得似曾相识?
  网络主播们玩儿的这一套,都是当年人家电视购物玩儿剩下的。
  那些毫无底线的做法,赚那些丧良心的钱,唐伟东自然是不屑去做的。
  不过嘛,电视购物这个新兴的暴利行业,倒是可以玩玩的。
  这年头的电视台,公信力还是有的,质朴的老百姓,对于电视上
  放出来的东西,哪怕是广告,也是很容易就相信和认可的。
  对于报纸、电视,老百姓有一种天然的信任度。
  既然瀛洲的那些天生带着诈骗基因的坏蛋,今年都要进入内地来搞电视购物了,唐老板为什么不能干呢?
  当然,他如果要干,肯定是不会去赚那些昧良心的钱,要搞就正儿八经、规规矩矩的搞,卖的产品,也是以自己生产的为主。
  搞正经生意,也是能赚钱的,就没必要去干那些生孩子没屁眼儿,专门坑老百姓的事了。
  像那些家用电器、小家电什么的,都是可以拿出来卖的。世界上第一次在电视上卖东西,不就卖的榨汁机嘛。
  一刹那间,唐伟东甚至连未来电视购物公司的名字都想好了。
  六年之后才出现的,那个电视购物界的扛把子“橡果国际”这个名字就不错嘛。
  秉承着一贯的拿来主义,自己电视购物公司的名字,完全可以叫做“松果国际”嘛。
  想到这里,唐伟东无意识的嘎嘎嘎的笑出了声。
  看着他神神叨叨的模样,一直安静坐在一旁的邓丽筠,再也忍不住了,笑着调侃他道:“唐老板,你这是又起了什么坏心思了,怎么笑的这么猥琐?”
  回过神来的唐伟东哈哈一笑,看着她那俏皮的模样,情不自禁的抱着她的脑袋啃了一口,有些嘚瑟的说道:“刚刚想到了一个赚钱的买卖。你自己在这里坐一会,我去打个电话。”
  邓丽筠抹了一把脸上根本不存在的口水,笑嘻嘻的轻啐了一声:“你好恶心。正事要紧,你先忙去吧,我一会去看看楚红在干嘛。”
  想到就做,一刻都不能耽搁,才是唐伟东的行事风格。这种东西还算好的呢,顶多骗点钱,至少坑不死人。
  那些医药类的就歹毒多了,弄不好是真能要了人的命的。
  后来不是有了笑话嘛,说是几个老头老太太,撑起了种花家医疗类电视购物的整座江山。
  同一个老头,今天叫熊凤山,明天就叫乌人吉,后天又叫阿古力。
  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有人曾经说过:就算你把一坨屎拿到电视购物上,也会有人抢着买,也能赚到钱。
  在那些小电视台的购物频道里,十分钟就能接到三千多个抢购电话,高峰时段,甚至能接到上万个电话。
  对于那些产品的质量,电视台从来不管,他们只管出价,一分钟几百到几万不等。只要给钱,你就算拿颗核弹来,他们估计也会帮着你卖。
  尤其是那些地方小台,看到上电视购物公司登门,就两眼都冒光,比见到亲爹还亲的那种感觉。
  有人问了,他们这么疯狂,就没人管管他们吗?
  有,怎么没有?只是对于这种新生事物的法规,总是有着滞后性,在当时有关部门往往是以罚款了之。
  可罚的那几万、几十万,就算是几百万,那些电视购物公司,压根儿就不在乎。
  这点钱,还不够人家一天赚的呢。
  直到2006年,官方才真正对那些医药、美容、保健等垃圾骗人的电视购物销售产品,下了死手。
  刚才唐伟东灵光一闪,想到的那位侯总,就是在整顿电视购物之后,出现的一位“经典”人物。
  如果不知道他的,八星八箭总听说过吧?
  这位来自瀛洲的“厂商代表”,用他那浮夸的演技,特别的口音,每次都跟吃了兴奋剂似的,在电视上狂喊:“
  只要998,某某带回家......”
  他卖钻石,卖珠宝,还卖“劳斯丹顿”的手表。
  当年还没有山寨这个词,很多人都以为是因为他口音的缘故,才把劳力士加江诗丹顿,喊成了劳斯丹顿呢。
  拿电钻钻表盘,就是这哥们儿搞出来的花样。
  电视上说,限量三十九块的手表,可不管你什么时候打电话,他们永远有货,也不知道最终到底卖出了多少个三十九块。
  侯总开了这个“高端奢侈品销售”的先河之后,仿佛就在一瞬间,就蹦出来无数不知名的,各种高端、百年“国际奢侈品大牌”。
  他们纷纷打着让利开拓市场的名义,涌进种花家。
  直到网络电商的兴起,电视购物仿佛在一瞬间颓然没落,这是历史进程中的必然。
  就连那些大电视台的购物频道,也失去了往日的辉煌和风光。
  当年沪市文广旗下,成立次年营收就超过五亿的友友购物,标价1块钱转让。曾经的电视购物一哥橡果国际,也选择了退市。
  不过嘛,电视购物并没有彻底死亡,三十年后,他又借尸还魂了。欺骗、谎言和暴利,仍在继续!
  你看一下,那些网络直播带货,是不是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话术、群演、剧情、厂商代表吵架降价、限量购买等套路和桥段,是不是觉得似曾相识?
  网络主播们玩儿的这一套,都是当年人家电视购物玩儿剩下的。
  那些毫无底线的做法,赚那些丧良心的钱,唐伟东自然是不屑去做的。
  不过嘛,电视购物这个新兴的暴利行业,倒是可以玩玩的。
  这年头的电视台,公信力还是有的,质朴的老百姓,对于电视上
  放出来的东西,哪怕是广告,也是很容易就相信和认可的。
  对于报纸、电视,老百姓有一种天然的信任度。
  既然瀛洲的那些天生带着诈骗基因的坏蛋,今年都要进入内地来搞电视购物了,唐老板为什么不能干呢?
  当然,他如果要干,肯定是不会去赚那些昧良心的钱,要搞就正儿八经、规规矩矩的搞,卖的产品,也是以自己生产的为主。
  搞正经生意,也是能赚钱的,就没必要去干那些生孩子没屁眼儿,专门坑老百姓的事了。
  像那些家用电器、小家电什么的,都是可以拿出来卖的。世界上第一次在电视上卖东西,不就卖的榨汁机嘛。
  一刹那间,唐伟东甚至连未来电视购物公司的名字都想好了。
  六年之后才出现的,那个电视购物界的扛把子“橡果国际”这个名字就不错嘛。
  秉承着一贯的拿来主义,自己电视购物公司的名字,完全可以叫做“松果国际”嘛。
  想到这里,唐伟东无意识的嘎嘎嘎的笑出了声。
  看着他神神叨叨的模样,一直安静坐在一旁的邓丽筠,再也忍不住了,笑着调侃他道:“唐老板,你这是又起了什么坏心思了,怎么笑的这么猥琐?”
  回过神来的唐伟东哈哈一笑,看着她那俏皮的模样,情不自禁的抱着她的脑袋啃了一口,有些嘚瑟的说道:“刚刚想到了一个赚钱的买卖。你自己在这里坐一会,我去打个电话。”
  邓丽筠抹了一把脸上根本不存在的口水,笑嘻嘻的轻啐了一声:“你好恶心。正事要紧,你先忙去吧,我一会去看看楚红在干嘛。”
  想到就做,一刻都不能耽搁,才是唐伟东的行事风格。

猜你喜欢: 《御兽从小精灵开始》 《香蜜之君非良人》 《我才十八岁,身家几千亿很合理吧》 《夺心掠爱:金主的神秘娇宠妻》 《清穿孝昭仁皇后》 《三国抢答,开局震惊九州诸侯》 《作为coser的我好难》 《快穿之宿主在虐文里当大佬》 《天降双宝:总裁爹地宠上天》 《不良人之我的功法可以自动修炼》 《爱似镜花水中月》 《独孤伽罗不孤独》 《一嫁贪婚》 《报告夫人沈爷他有读心术》 《贞观小财神》 《老实人佣兵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