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艮卯&瑛竹 (二)

关于艮卯如何出现在这渠城的,瑛竹还真是冤枉了他。
  原本艮卯在天界无处可去,于是想找个地方清静一下。
  可是无论走到哪儿,都是关于他话题的讨论,这才知道,最近他在天界的名声真不怎么样!
  再加上此刻他的心里乱作一团,毫无头绪,于是一边踏着彩云一边闲逛,走到哪儿是哪!
  路过东海上空,艮卯被一阵悦耳而热闹的声音吸引,想要循着声音去一探究竟,结果就来到了这渠城。
  一进渠城,便看见众多公子小姐结伴出游,他们笑意盈盈,好不热闹。于是他跟随者人群来到了渠塘池畔。
  站在莲池畔,闻着莲叶清香,忽觉脑中思绪没那么纷繁了!
  “看,姑娘好俊的轻功!”
  忽然,他被一群人的赞叹之声吸引,循着他们的话朝那所谓的姑娘看去,没想到却看见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在天界从未见过她如此!
  容貌清丽似荷花绽放,眼神清澈如山间泉水,身姿飘逸像是在莲叶间舞蹈……这怎么看,都不像是天宫仙侍们所言的命不久矣!
  不知何故,就在她快要接住书生的那一刻,自己也朝着那书生飞了过去。
  好像不知什么时候起,在他眼里可有可无的女子开始慢慢牵动着他的情绪。
  只是如今这女子,好像不太欢迎自己!
  “殿下若要如此想,那就算是吧!那书生容貌端方,举止优雅,将来若能成其配偶,似乎也不错!”
  瑛竹回忆起那书生的模样,给出了中肯的评价。
  “是吗?”握着瑛竹的那一只手紧了紧。
  “可你似乎忘了自己还是玄翊宫的……”艮卯话未说完,就被瑛竹一手打断。
  “就此打住吧,尊贵的二殿下!想必您也知道我身中夜凰印,没几日的逍遥日子可过。所以我希望在剩下的日子里,过的舒心畅意!”
  “关于那个地方的一切,我一刻都不想回忆起,若您还有些许的怜悯之心,就请不要再来烦我!”
  瑛竹说完这些话,看向艮卯的脸,果然如黑土一般阴沉,但是那方抓着瑛竹的手却怎么也不肯松开。
  “艮卯,有些时候我是真的搞不懂你。你这样算什么?难道是对我日久生情了?”
  瑛竹说完,自己都讽刺地笑了。他要是能对自己日久生情,隔天自己就去把太阳给吃了!
  “若我说是呢?”
  艮卯说出这句话时,脑海里竟觉得松快很多,明明这难道不是一时嘴快吗?
  “什么?”瑛竹没听清,以为是日神显灵了。
  “若我说是呢?”没想到,艮卯竟破天荒地又重复了一遍。
  瑛竹盯着头顶刺眼的阳光,暗自说道:日神多有得罪,小仙无意冒犯,也不会吃你,求求你收了神通吧!
  “你开什么玩笑?”瑛竹以为这是在替她的浣颜在折磨自己吧!
  “殿下,大晌午的,大家都累了,你若再不放手,后果可想好了?”
  “你想做什么?”艮卯嗅觉到了一丝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
  瑛竹嘴角扯岀一丝冷笑,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怨不得我。
  于是,只见瑛竹将自己手腕上的丝巾扯下,将腰间腰带松开,低头弄了弄自己的发髻将簪子弄得摇摇欲坠。再将自己领口故意拉向一边,露出了白嫩的香肩。
  “来人啊,非礼了!救命啊!”
  瑛竹哭得梨花带雨,霎时间就引来了很多围观群众。
  “瑛娘,让开,我来收拾她!”
  说着,便见孙娘子拿着一根粗木棍朝艮卯狠狠地砸过去。
  艮卯没想到瑛竹会来这么一下,看她那一气呵成的动作外加嘴角那一抹得意的笑容,他的脸成功又黑了好几度。
  “不要脸的东西,长得人模人样的,跟人沾边的事儿你是一点不干哪!”孙娘子嘴巴厉害在附近可是出了名的。
  艮卯有生之年估计怎么也没想到,他会被一个凡人指着鼻子骂吧!
  “就是,道貌岸然的衣冠禽兽,亏我还以为你是救世大侠,没想到也是这般粗鄙。还说是什么瑛娘的丈夫,我差点就信了!”
  婷丫头从人群里窜出来,手里拿着披风给瑛竹遮住。
  “真是,枉费这一身好皮囊!”
  看着周围人对艮卯的指指点点,瑛竹心里说不出的痛快。
  她虽报复了洛华,但一直让她伤心的源头还好好站在这里,说不恨 那是不可能的。
  “都围在这里做什么?”忽然,一身穿官袍的男子走了出来。
  “大人,此人当街强抢民女,简直有辱我渠城民风,我们正要去报官呢,您就来了!”孙娘子开口解释道。
  “噢?我渠城一向是出了名的民风淳朴,怎么竟出了你这个腌臜,来人,把他带回府衙,本官要亲自审问!”
  送上门来的政绩不要白不要!就在百姓的交口称赞中,艮卯被官兵给押走了。
  而瑛竹在人群中用只有她二人能够听到的声音说道:
  “殿下好好享受这牢狱之灾吧!毕竟这里是人间,不是你只手遮天的玄翊宫。”
  “瑛竹,你简直好得很!”
  艮卯走在街上,无比郁闷!这难道就是这个女人的真面目吗?
  “谢殿下夸奖!”
  艮卯被这一声谢谢差点整破防!一想到自己接下来要去蹲大牢,自己的后槽牙竟然磨的咔咔响。
  但是众目睽睽之下,他也不好施展障眼法溜走。
  于是他很认命地跟随着地方官来到了府衙。这个官员做事也很利落,先搬出了一套律法压制,而后再往艮卯身上套,最后的结论就是:
  关押十五日,刑满放回!
  于是,艮卯真的就被送去蹲大牢了!
  来到牢里,众人都在看衣冠华丽的艮卯,这是买犯了哪路神仙,这么有钱还来蹲监狱?
  “兄弟,莫不是采花失手了?”这时,一个老油条出来问。
  艮卯微微一愣,那人以为艮卯是个新手,于是拍了拍艮卯的肩膀。
  “一看你就是第一次干!咱做采花大盗的,一般都选在深夜,哪有人白天就去的?还有啊,你这身行头也太招打了。不过打扮起来真挺迷惑人心的,是不是兄弟伙……”
  就在众人都在哄堂大笑的时候,艮卯一个眼神过去,那人就说不出话了。
  “聒噪!”
  艮卯兀自选了一块儿好地坐下,然后开始闭目养神。
  瑛竹,这就是你的报复吗?真没想到,你竟这般恨我!关于艮卯如何出现在这渠城的,瑛竹还真是冤枉了他。
  原本艮卯在天界无处可去,于是想找个地方清静一下。
  可是无论走到哪儿,都是关于他话题的讨论,这才知道,最近他在天界的名声真不怎么样!
  再加上此刻他的心里乱作一团,毫无头绪,于是一边踏着彩云一边闲逛,走到哪儿是哪!
  路过东海上空,艮卯被一阵悦耳而热闹的声音吸引,想要循着声音去一探究竟,结果就来到了这渠城。
  一进渠城,便看见众多公子小姐结伴出游,他们笑意盈盈,好不热闹。于是他跟随者人群来到了渠塘池畔。
  站在莲池畔,闻着莲叶清香,忽觉脑中思绪没那么纷繁了!
  “看,姑娘好俊的轻功!”
  忽然,他被一群人的赞叹之声吸引,循着他们的话朝那所谓的姑娘看去,没想到却看见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在天界从未见过她如此!
  容貌清丽似荷花绽放,眼神清澈如山间泉水,身姿飘逸像是在莲叶间舞蹈……这怎么看,都不像是天宫仙侍们所言的命不久矣!
  不知何故,就在她快要接住书生的那一刻,自己也朝着那书生飞了过去。
  好像不知什么时候起,在他眼里可有可无的女子开始慢慢牵动着他的情绪。
  只是如今这女子,好像不太欢迎自己!
  “殿下若要如此想,那就算是吧!那书生容貌端方,举止优雅,将来若能成其配偶,似乎也不错!”
  瑛竹回忆起那书生的模样,给出了中肯的评价。
  “是吗?”握着瑛竹的那一只手紧了紧。
  “可你似乎忘了自己还是玄翊宫的……”艮卯话未说完,就被瑛竹一手打断。
  “就此打住吧,尊贵的二殿下!想必您也知道我身中夜凰印,没几日的逍遥日子可过。所以我希望在剩下的日子里,过的舒心畅意!”
  “关于那个地方的一切,我一刻都不想回忆起,若您还有些许的怜悯之心,就请不要再来烦我!”
  瑛竹说完这些话,看向艮卯的脸,果然如黑土一般阴沉,但是那方抓着瑛竹的手却怎么也不肯松开。
  “艮卯,有些时候我是真的搞不懂你。你这样算什么?难道是对我日久生情了?”
  瑛竹说完,自己都讽刺地笑了。他要是能对自己日久生情,隔天自己就去把太阳给吃了!
  “若我说是呢?”
  艮卯说出这句话时,脑海里竟觉得松快很多,明明这难道不是一时嘴快吗?
  “什么?”瑛竹没听清,以为是日神显灵了。
  “若我说是呢?”没想到,艮卯竟破天荒地又重复了一遍。
  瑛竹盯着头顶刺眼的阳光,暗自说道:日神多有得罪,小仙无意冒犯,也不会吃你,求求你收了神通吧!
  “你开什么玩笑?”瑛竹以为这是在替她的浣颜在折磨自己吧!
  “殿下,大晌午的,大家都累了,你若再不放手,后果可想好了?”
  “你想做什么?”艮卯嗅觉到了一丝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
  瑛竹嘴角扯岀一丝冷笑,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怨不得我。
  于是,只见瑛竹将自己手腕上的丝巾扯下,将腰间腰带松开,低头弄了弄自己的发髻将簪子弄得摇摇欲坠。再将自己领口故意拉向一边,露出了白嫩的香肩。
  “来人啊,非礼了!救命啊!”
  瑛竹哭得梨花带雨,霎时间就引来了很多围观群众。
  “瑛娘,让开,我来收拾她!”
  说着,便见孙娘子拿着一根粗木棍朝艮卯狠狠地砸过去。
  艮卯没想到瑛竹会来这么一下,看她那一气呵成的动作外加嘴角那一抹得意的笑容,他的脸成功又黑了好几度。
  “不要脸的东西,长得人模人样的,跟人沾边的事儿你是一点不干哪!”孙娘子嘴巴厉害在附近可是出了名的。
  艮卯有生之年估计怎么也没想到,他会被一个凡人指着鼻子骂吧!
  “就是,道貌岸然的衣冠禽兽,亏我还以为你是救世大侠,没想到也是这般粗鄙。还说是什么瑛娘的丈夫,我差点就信了!”
  婷丫头从人群里窜出来,手里拿着披风给瑛竹遮住。
  “真是,枉费这一身好皮囊!”
  看着周围人对艮卯的指指点点,瑛竹心里说不出的痛快。
  她虽报复了洛华,但一直让她伤心的源头还好好站在这里,说不恨 那是不可能的。
  “都围在这里做什么?”忽然,一身穿官袍的男子走了出来。
  “大人,此人当街强抢民女,简直有辱我渠城民风,我们正要去报官呢,您就来了!”孙娘子开口解释道。
  “噢?我渠城一向是出了名的民风淳朴,怎么竟出了你这个腌臜,来人,把他带回府衙,本官要亲自审问!”
  送上门来的政绩不要白不要!就在百姓的交口称赞中,艮卯被官兵给押走了。
  而瑛竹在人群中用只有她二人能够听到的声音说道:
  “殿下好好享受这牢狱之灾吧!毕竟这里是人间,不是你只手遮天的玄翊宫。”
  “瑛竹,你简直好得很!”
  艮卯走在街上,无比郁闷!这难道就是这个女人的真面目吗?
  “谢殿下夸奖!”
  艮卯被这一声谢谢差点整破防!一想到自己接下来要去蹲大牢,自己的后槽牙竟然磨的咔咔响。
  但是众目睽睽之下,他也不好施展障眼法溜走。
  于是他很认命地跟随着地方官来到了府衙。这个官员做事也很利落,先搬出了一套律法压制,而后再往艮卯身上套,最后的结论就是:
  关押十五日,刑满放回!
  于是,艮卯真的就被送去蹲大牢了!
  来到牢里,众人都在看衣冠华丽的艮卯,这是买犯了哪路神仙,这么有钱还来蹲监狱?
  “兄弟,莫不是采花失手了?”这时,一个老油条出来问。
  艮卯微微一愣,那人以为艮卯是个新手,于是拍了拍艮卯的肩膀。
  “一看你就是第一次干!咱做采花大盗的,一般都选在深夜,哪有人白天就去的?还有啊,你这身行头也太招打了。不过打扮起来真挺迷惑人心的,是不是兄弟伙……”
  就在众人都在哄堂大笑的时候,艮卯一个眼神过去,那人就说不出话了。
  “聒噪!”
  艮卯兀自选了一块儿好地坐下,然后开始闭目养神。
  瑛竹,这就是你的报复吗?真没想到,你竟这般恨我!

猜你喜欢: 《顾言陈家骥》 《玄学老祖宗下山后炸翻全球》 《我玩死了洪荒大道》 《葬世天棺》 《我在异界当监斩官》 《特种全能兵王》 《我家摄政王想造反》 《尚食女官在九零》 《让我爱你只此余生》 《全民领主:我能看见隐藏提示》 《雾都》 《祖宗和他的猫奴BOSS》 《乡村小神医-3》 《战棋空间:我在遗迹里拾荒》 《我的修行模拟器》 《斗罗之神殿乱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