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2章 诘问

    礼貌地分享完了东方好茶,校长有点坐不住了。
    他在等这间办公室的沙发将虞幸吞噬,但不知为何,沙发一直没有什么动静。
    殊不知,虞幸也在期待,因为他刚刚就确认过,沙发上的纹路是在的,即使是同一棵树,由于过于庞大,其他枝桠的意识应该也没这么快传到这根枝桠上。
    他已经感觉到,沙发深处传来了枝条蠕动的声音……
    鬼沉树的外围树枝,已经蠢蠢欲动了。
    虞幸放下茶杯,静静地和校长先生对视。
    然后,还是他主动提到:“吉恩主任说,您找我是来考量我毕业之后是否能留在学校工作的,现在,您已经有决定了吗?”
    “当然。”提到这个,校长就露出了成功人士的微笑,“我跟欢迎你加入这所学校。”
    不是加入教职工队伍,而是……加入这所学校。
    以什么身份加入呢?
    肥料可以吗?永远地加入这所学校,再也不会离开……
    虞幸眼中带着笑意,目光在校长的头颅上游离了一下,其实他现在拼一拼,应该能把校长的头打爆。
    因为他的诅咒之力在进办公室前的那一小段路上得到了非常好的补充,周围又是同源能量,四舍五入他在主场。
    但既然对方提到还想去找亦清……
    虞幸决定放校长先生一次,起码不能让校长先生出不了门。
    身下的鬼沉树枝条很有耐心,向猛虎捕猎前一样静静蛰伏,他轻咳一声,突然站了起来。
    伸出一只手,虞幸做出荣幸之至的姿态,“感激”地说:“校长先生,感谢你的认可。”
    校长深色不变,只在眼睛里透出些许狐疑。
    刚还阴阳怪气呢,现在这么乖?
    但无论怎样,枝条没出手,他就得先把人留下,表面和气还得做一做,于是校长先生温文尔雅地伸出手,与虞幸相握。
    虞幸握住就没放开,凝视着校长藏在单片眼镜后的眼睛:“之前在校史中看到过一件让我很好奇的事,既然校长这么欢迎我,不知道能不能为我解答一二?”
    “好奇心太旺盛有时并不是什么好事,不过……”校长也想看看虞幸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说说看吧,孩子。”
    虞幸笑笑,打出一计直球:“在校史记载中,由于偷窃而被处决的那名学生,究竟在您这里偷了什么呢?”
    校长的脸色变了。
    似乎是很重要的利益被人触碰,那种瞬间涌上来的警惕和领域被侵犯的愤怒同时浮现在他的脸上,他松开了虞幸的手,语气淡漠下来:“这里是校长办公室,偷的自然是我的私人物品,为了维护秩序,惩罚这样的学生是必要的。”
    “你说对么?即将加入圣乔尼斯中学的罗伊同学。”
    “私人物品啊……真奇怪。”虞幸喃喃自语,看他声音一点也不小,明显就是说给校长听的。
    校长不想顺着他的意思问一句哪里奇怪,只冷眼看着他。
    虞幸依旧自言自语地打量了一遍周围,就好像这个家具全部有树枝制作的小房间有着什么特别令他感兴趣的东西似的:“看得出来您是一位十分节俭的校长,办公室几乎一览无遗。”
    “若是说有私人物品,好像也没什么地方放……是在那个柜子里吗?”
    虞幸目光停留在靠在墙角的大柜子上,余光却在不动声色地打量校长。
    校长的脸上逐渐浮起一抹生气的笑容,但并没有对他的疑问产生别的反应。
    “哦,不在。”虞幸道。
    “那在您的办公桌里?”
    校长:“……”
    “好像也不在。这间房间里还有别的地方可以放东西么?哦~自从上次被偷,您就把那个东西,转移到别处去了啊。”虞幸自顾自的说着,校长脸色越来越难看,几乎在用斥责的目光看着这个不知好歹的学生。
    “可是整座学校都不会再有比您办公室更安全的地方了,进来就这么麻烦,需要穿过树林一样的通道,还有您扛着大斧头亲自坐镇,哪还有什么地方比这里更安全呢。”
    “让我猜猜,当时那个学生的目标……嗯,好像有点眉目了。”虞幸眼睛一亮,在自说自话的过程中将头脑中的线索理清楚,想到了另一个可能。
    校史肯定是需要经过校长同意的。
    当年那个学生死是死了,也的确因为众多目击者的存在,在校史中留下了曾经前往校长办公室的记载。
    但具体的死因不一定和校史中说的完全一样,那个学生进入校长办公室,究竟是找一件物品,还是找别的呢?
    比如一个人,一个真相,一个证据。
    因为得到了,所以被杀人灭口。
    “我懂了,一定和这所学校的秘密有关,校长先生,您说会不会是那个学生知道了,过来找证据,才被您惩罚了呢?”
    虞幸双眼弯弯的,好似在等一个答案。
    校长先生垂下脑袋,推了推鼻梁上的单片眼镜,突然动了。
    他缓缓地向虞幸走来,然后亲昵地、如同对待最亲密晚辈的样子,搂住了虞幸的肩膀,向他缓缓压回了沙发坐垫上。
    校长先生笑道:“罗伊同学的想象力非常丰富,真是有青春活力,但谈事情还是坐下说比较好,放松一点。”
    “现在让我们谈谈——下去吧!”前半句话还没说完,校长突然面露狰狞,猛的将虞幸按向沙发里,底下的枝条到了猎杀时刻,不再掩饰自身,而是如同花朵一样绽开。
    枝条旋拧着,蠕虫一般蠕动,卷住了虞幸的四肢和腰腹,还有最脆弱的脖梗。
    上面的黑色纹路不断变换,粗糙的树皮磨得虞幸裸露在外的皮肤一阵刺痛,他的表情却非常淡定,甚至说完了刚刚没说的话。
    “你害怕学生们知道真相,关于圣乔尼斯中学的真相。”
    “学生们进入学校之后,看到的一切都是你想让他们看到的,包括校史、图书、报纸上的报道,我想知道,学校的外面真的如你所说,会因为一个学生的成绩不好,而将之评判为垃圾吗?”
    “你去参加拍卖会的筹备了,那你一定见到美术馆的人了吧?我也见过他们,在他们那里,我并没有感受到成绩至上的理念。”
    “这里的学生们认知中的一切,真的就是世界真正的模样吗?”
    

猜你喜欢: 《慕少的心尖萌妻》 《我!假装重生者,导演末日骗局》 《持证穿越,开局差点太监》 《成为女主的赘A渣妻后》 《至尊剑神》 《豪门迷情,老公不离婚》 《神明她靠咸鱼爆红娱乐圈》 《大秦:吾为始皇帝,当一统诸天》 《妖孽狂医俏总裁》 《豪门蜜宠:小甜妻,别闹!》 《女总裁的极品狂兵》 《南笙傅司晏》 《雨条烟叶》 《异界传说之万界传奇》 《龙游花都》 《快穿我的万宝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