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1章 99次

    看着摔倒在地的布偶演员,傅天还是无法理解,他摇了摇头:“可不管怎样,我都不愿意成为像他那样的人。”
    女人也没有把自己的观念强加给傅天,她起身走向韩非。
    在她想要把韩非扶起的时候,韩非却本能的开始躲闪。
    穿着破破烂烂的玩偶衣服,韩非狼狈的倒在地上,饮料从玩偶头套缝隙渗入,让他脖颈那边显得很脏。
    “别怕,别怕。”女人感觉玩偶里的演员年龄应该没多大,说话声音很轻柔,她从自己口袋里拿出手巾想要帮韩非擦去领口的饮料污渍,但只要他靠近,韩非便会向后。
    失去了记忆,这个世界的一切对韩非来说都是陌生恐惧的,他没办法去相信任何一个人,所以有所防范也是正常的。
    似乎是看出韩非十分痛苦,女人最终只是将自己的手巾塞进了韩非手中:“为什么只有你一个玩偶在乐园外面?需要我送你回家吗?”
    听到家这个字,韩非的头脑瞬间变得清醒,他绝对不能回去。
    大脑里一片空白,他不知道自己的父母到底是不是自己的父母,这对一个人来说其实也是种难以想象的折磨。
    从地上爬起,韩非抓着护栏,躲藏在玩偶衣服当中的他,看向乐园。
    “八点之前带着聘用证明到乐园,这些我都做到了,但好像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韩非收回目光,低头看向了那块手巾:“进入乐园后,我又被赶了出来,在被人推倒之后,有一对好心的母子为我解围。”
    从离开小区到现在,韩非把自己接触过的所有人都在脑海中过了一遍,他发现自己的记忆力非常好,见过的人几乎是过目不忘。。
    “拥有这么好记忆力的我,为什么会失忆?”
    握紧手巾,韩非正想把已知的线索整理一遍,乐园的保安突然走了过来。
    刚才和韩非发生冲突的一家人站在保安后面,他们对着韩非指指点点。
    “我们乐园对员工要求是非常高的,你对游客粗暴动手,还将孩子撞倒,这已经严重违反了我们的员工守则。”保安直接拦在韩非面前:“现在我们觉得你很危险,这里不欢迎你,请你尽快离开吧。”
    保安想要将韩非驱赶,那位母亲实在看不下去,拿出自己拍摄的视频对保安展示:“你们看清楚,就算被欺负成这样,他依旧遵守了你们的员工守则,根本没有还手。我觉得你们应该调查清楚,再进行责罚。”
    “我们已经接到了领导的通知,他没有通过测试,很抱歉。”保安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态度冷漠,好像是铁了心想要赶韩非走。
    见韩非久久不动,他们直接上手。
    还没有找出线索的韩非自然不愿意离开,他穿着破旧的玩偶服拼命挣扎,看着十分狼狈和可怜。
    “既然他不是你们的员工了,也没有影响到其他人,那你们就更没有资格去管他。”女人外柔内刚,她将自己的门票塞给韩非:“现在他也是这里的游客了,你们是不是应该拿出对待游客的态度来对待他?”
    本来女人也不准备多事,但不知道为什么,她看见这个玩偶演员孤零零站在乐园外面,想到了曾经发生过的一些记忆,她不想那样的悲剧再重演。
    孤立、排斥、暴力,这是她最讨厌的东西。
    见女人非要插手,保安只好放弃,他们本身就不占理,这下就更不好说些什么。
    “你这是何必呢?”其中一位乐园保安性格比较直:“他脑子有点问题,你帮助他,说不定他还会伤害你。”
    “那也是我的事情。”女人试着去和韩非沟通:“你现在是想要回家?还是去哪里?”
    听着女人的声音,韩非总觉得有一丝熟悉,他抬起手,指向乐园:“我有一些东西要弄清楚,门票钱我以后会还给你的。”
    周围所有认识韩非的人都觉得他有病,包括他最亲近的父母在内,但那个女人却没有从韩非的话语中听出他有任何问题。
    拿着门票,韩非在保安的跟随下重新进入乐园,他看着拥挤的人潮,内心有些惶恐,身体也出现了轻微的不适应,他似乎患有非常严重的社交恐惧症,长时间呆在人多热闹的地方便会出现病理性异常。
    “要不你把玩偶头套摘了吧,戴着这样一个东西到处跑,肯定很难受。”女人刚才听过韩非的声音后,感觉有些奇怪,她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怪人一样:“你是想要去找乐园管理人讨要一个说法吗?”
    韩非和女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他微微晃动巨大的玩偶头套。
    “那你为什么非要进入这座乐园?”傅天也感觉很奇怪,眨着一双明亮的眼睛看向韩非。
    再次摇头,韩非什么都不记得了,他只知道自己必须要来这里,但来这里的理由他忘记了。
    “要不你跟着我们一起逛吧。”女人担心韩非再出什么意外,也怕韩非真的伤到其他无辜的人。
    望着那个女人的脸,韩非这次没有拒绝,他微微点头,默默地跟在女人旁边。
    傅天一开始有些不开心,但他很快被乐园里的娱乐设施吸引,兴奋的玩了起来。
    “做孩子真好,不开心来的快,去的也快,世界上总有能够吸引到他们的东西。”女人看着在玩耍的傅天,有些感叹。
    韩非沉默着看着傅天,那个孩子远比同龄人要聪明,他在乐园的很多竞技益智游戏中都能获胜。
    每次赢得比赛,乐园的工作人员都会在他的卡片上盖一个很可爱的印章,好像集齐多少印章后,便能够换一个神秘礼物。
    在很短的时间内,傅天已经连续获得了四个印章,他拿着卡片,好像赶时间一样,跑到了排队人最少的一个游戏摊位上。
    “我要玩这个。”傅天把卡片递给工作人员,乖巧的坐在椅子上。
    “已经四枚印章了?小朋友很厉害啊!”工作人员面带笑容,先是把傅天夸了一顿,随后拿出了两副扑克牌:“我会将两副扑克牌混合,然后再将他们一张一张反盖在桌子上,我盖的时候会为你展示,你需要记住所有牌的位置。等我全部铺好之后,你开始掀牌,只有掀起相同花色、相同数字的牌,你才可以去掉这两张牌。如果失败,掀开的牌要重新盖上。”
    “规则很简单,如果你能在三分钟内清空桌面,那就算你赢了。”
    “三分钟?”傅天点了点头:“我试试。”
    工作人员的动作非常快,洗好牌后,他在展示每张牌的同时,就将牌倒扣在桌面上。
    一开始傅天还能记住,但在第三十张牌后,他就有些乱了。
    “开始计时!”工作人员双手离开桌面,对着傅天喊了一声。
    那孩子飞速翻动桌上的牌,但他的准备率却很一般。
    这是一个纯粹考验记忆力的游戏,傅天年龄还小,他越是急躁,就越会出错。
    三分钟很快便过去,傅天并未成功。
    “很抱歉,小朋友,我不能给你印章了。”工作人员把傅天的小卡片收起,递给了傅天一个文具盒。
    “我不想要文具盒,你能不能把卡片还给我?”傅天眼巴巴看着自己被收走的卡片。
    “我可以再给你一次挑战的机会,但如果你还是失败的话,那我就只能把卡片收走了。”工作人员满脸笑容,但说话语气却十分坚定,这乐园的规则不容破坏。
    “再来一次?”傅天犹豫了,他知道自己再来一次也无法做到:“可我不想要文具盒,我有爸爸送给我的文具盒。”
    “那你也可以让你的爸爸和妈妈来玩游戏试一试。”工作人员很擅长和小孩打交道,每当碰见闹小脾气的孩子时,聪明的他们会选择和孩子父母去沟通,那样才能最快解决问题。
    女人和韩非也听到了工作人员的话,女人面带笑容,并没有觉得这是什么大事。
    旁边的韩非则好像被什么东西触动,他顺着玩偶头套的缝隙朝外面看,目光凝固在小摊后面的黑板上,那里记录着其他游客通关游戏的时间。
    “游戏……”
    空白的脑海里似乎有个声音响起,韩非听不清楚,他本能的坐到了牌桌旁边。
    看见一个玩偶演员过来,工作人员有些费解:“你是?”
    “我来帮他玩这个游戏。”
    原本该玩这个游戏的人是傅天,但现在韩非替代了傅天,玩起了这个游戏。
    韩非的后脑传出一阵刺痛,这明明就是一件很小的事情,可他又隐隐觉得这好像是命运做出的选择。
    “大人的话,时间要缩短一点,你需要在两分三十秒内完成。”工作人员开始发牌,韩非则扯下了玩偶外衣本就破烂的左臂。
    工作人员用一分多钟的时间将所有牌放好,然后他双手离开桌边:“开始计时!”
    在工作人员喊出开始的瞬间,韩非把手已经伸了出去,他精准的记住了每一张牌的位置!
    二十张,四十张……
    韩非就好像完全不用思考,他又仿佛是一台精密运转的机器,别说失误了,他翻牌的动作都十分标准,跟训练过无数次一样。
    工作人员看呆了,坐在韩非旁边的傅天也看傻了,眼前的场景对这个孩子造成了很大的心理冲击。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韩非清空了牌桌,成功翻开了所有的牌。
    这个速度吓到了工作人员,他愣了一下才按停时间。
    “一分钟?我扣牌都没这么快?你怎么记住的?”
    “把卡牌还给这孩子吧。”韩非不记得傅天是谁,但还是想帮那孩子拿到想要的东西。
    “好、好的。”工作人员给傅天盖上了第五个印章,随后他又拿起笔在黑板上写下了韩非的记录,因为使用的是傅天的卡片,所以那个记录的创造者也被写成了傅天。
    工作人员写完记录后,韩非脑海深处又传出了一些非常模糊的声音,跟之前相比,这个声音稍微大了一点。
    “好熟悉,是谁在我的脑子里?”
    后脑的刺痛感愈发明显,韩非隔着玩偶头套,触碰不到自己的头颅,他只能不断击打自己。
    一些支离破碎的画面快速闪过,韩非看到了自己鲜血淋漓的手臂。
    他狠狠的捶打自己的头颅,直接将玩偶头套打掉在地。
    “手臂?我怎么想不起来?”
    韩非用力抓着自己的胳膊,仿佛要将它撕扯下来一样,他感觉自己必须要做些什么事情。
    人们察觉出了他的异常,投来了异样的目光,韩非感觉那些人全部都是鬼,他越来越害怕,连滚落在地的头套都没去取,快速朝着人少的地方跑去。
    “喂!你要去哪?”女人和傅天被韩非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她们捡起地上的头套朝着韩非追去。
    手臂上的玩偶外衣被生生撕扯掉,韩非的指甲狠狠挖进了肉中,手臂上传来的痛感减缓了他大脑中的痛。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似乎这是他强迫自己养成的习惯。
    指甲挖出了长短不一的血痕,但他不仅没有停止,反而动作越发粗暴。
    血珠顺着胳膊滴落,指甲里满是血污,但他依旧没有停止,就像个自虐的疯子一样。
    周围那些人看向他的目光越来越怪异,整个世界好像都把他当成了怪物和异类。
    路人们越是这样,韩非内心就越感到恐惧,他不断的奔跑,不敢停下。
    跑了很久,韩非来到了乐园鬼屋后面,他躲在一棵大树旁边。
    那种伤害自己的冲动已经停止,韩非低头看着鲜血淋漓的手臂。
    “痛苦并未带给我快感,说明我没有自虐倾向,但我为什么要去拼命留下这些伤痕?”
    扫视手臂上密密麻麻长短不一的伤口,韩非的双眉紧紧皱在了一起。
    “99道?这个数字代表着什么意思?”
    在韩非低头沉思的时候,那对母子抱着玩偶头套追了过来。
    “为什么要伤害自己啊!”女人的声音温柔又严肃,她走到韩非身边,正想要再说什么的时候,韩非慢慢抬起了头。
    手中的玩偶头套滚落在地,女人怔怔的看着韩非的脸。
    “你……叫什么名字?”
    “韩非。”
    

猜你喜欢: 《我在异界当塔主》 《我,SSS级罪犯最强者》 《大明最狠一个山贼》 《重生仙帝》 《倚天之崆峒门徒》 《冷艳总裁的妖孽狂兵》 《火影之无敌王者》 《偏执总裁轻点宠》 《天降巨富(又名:天生为王、财运天降)》 《大唐:开局被骗婚,反手娶晋阳》 《赐我一场空欢喜》 《萌宝天降:总裁爹地放肆宠》 《海贼之复制果实》 《重生年代不做贤妻》 《宿敌影后成了我家猫》 《爱在随遇则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