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 做人不能太贪心

五十万?
  赵翠翠张开的嘴巴又乖乖地闭上了。
  要了命了,这几年她生意这么好,才攒了七八万块钱,这谁倒好,一辆车就是五十万左右。
  赵翠翠恨不得趴在那车上使劲儿摸一摸。
  范见看着赵翠翠的样子,笑的眉眼弯弯。
  这女人怕是被吓到了吧。
  方桃子出来的时候,也看到了门口的车。
  她问道:“这是谁的车,怎么大早上停这里,还三辆,就车牌不一样,其他都一样。”
  方晴晴道:“大姐你今天怎么这么晚才出来?今天早上最忙的一拨都过去了。”
  方晴晴打量方桃子一眼,发现她脖子上青了好几块,问道:“你脖子怎么了?怎么青了?”
  方桃子赶忙抬手去碰自己脖子,这一摸才想起昨晚上跟牛军两人没少折腾。
  方桃子捂着脖子道:“你肯定是看错了,我先回去看看。”
  方桃子赶忙从饺子馆后门溜了,一进去就是她的院子。
  方晴晴嘀咕道:“大姐今天怎么奇奇怪怪的?”
  门口的赵翠翠端了一盘子点心进来,说道:“二姐,你怎么没看出来,大姐脖子上那是被亲的吧。”
  赵翠翠一脸坏笑,方晴晴反应过来,脸色当即就变了。
  这怎么可能?
  难道大姐偷人?
  她看着赵翠翠,两人像是发现了什么秘密一样,脸色同时又变了变。
  下一秒,就看见牛军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上半身穿一件洗的发黄的白色宽大t恤,下半身穿着一条黑色洗的发白的大裤衩子,穿着一双拖鞋邋里邋遢打着哈欠从饺子馆的后门出来,然后没睡醒似的迷迷糊糊从前门出去,打开车门。
  这一幕看得方晴晴一脸错愕。
  赵翠翠拍了拍方晴晴袖子,问道:“二姐,那是牛大哥吗?”
  方晴晴:“我看着怎么不像?”
  方晴晴手里还拿着一个勺子,她从饺子馆出来,弯腰看着摇下车窗要挪车的牛军,这才肯定,牛军回来了。
  牛军也看到了方晴晴,他摁了一下车喇叭,震天的喇叭声让方晴晴瞬间回神。
  娘啊,牛军终于回来了。
  方晴晴有些激动地问道:“大姐夫,你真的回来了啊?”
  牛军将车子往前开了开,给饺子馆门口把位置挪出来,下车后懒洋洋抓了抓自己头发,对方晴晴一笑,道:“小姨子,我回来了。”
  方晴晴笑道:“哎呀,你回来了,那真是太好了。”
  那就是说,大姐脖子上的痕迹,是大姐夫弄出来的。
  还好还好,不是奸夫。
  她差点以为大姐耐不住寂寞乱来了。
  牛军笑道:“饺子馆的生意不错呀,大早上我就听见人来人往的。”
  他耳力好,该听的都听到了。
  方晴晴看着刚刚被挪走的车辆车,问道:“这车是你的吗?”
  “对,就是我买的,回头送你回家,店里有需要帮忙的吗?”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方晴晴总觉得牛津比以前温和了很多,好几年没见,他看着比以前越发成熟稳重了。
  “没有需要帮忙的,早上一波已经忙完了。”
  这两人打招呼,方桃子去房间才发现自己脖子上好几片淤青,他赶忙拿粉盖住这才来前面饺子馆。
  牛军连着好几天没休息,昨晚上又折腾了大半晚上,这会儿还在打着哈欠。
  他对方桃子说道:“我去买些东西,咱们下午回家看孩子去。”
  方桃子满脸的幸福,她浅浅笑着说道:“你赶紧去吧,我就不陪你去了,我要留下来帮二妹。”
  方晴晴一看人家两口子都五六年没见了,他要是再把大姐留下来,那简直是不厚道。
  方晴晴说道:“大姐夫你还是跟大姐一起去吧,我店里已经忙得差不多了,今天本来说好下午要跟大姐回家的。”
  牛军也想带着方桃子一起去,他看着方桃子说道:“媳妇走吧,咱俩去买东西。”
  牛军推着方桃子将她推到车边,打开车门扶着方桃子上去副驾驶的位置,他从这边绕过来的时候,跟范见和赵翠翠打了招呼。
  牛军上车后车子一发动起来,整条街都是他轰油门的声音。
  车子一走,赵翠翠念叨:“二姐,我家那口子说这车要五十万才能买到手。
  咱俩在这里得开多少年铺子才能买这么一辆车开回家?”
  方晴晴没听清,她又问了一次。
  “多少?”
  “五十万。”
  方晴晴错愕:“真的还是假的?”
  “真的。”
  啪嗒一声,方晴晴手里拿着的勺子顿时掉在地上。
  我的个亲娘哎,这车居然要五十万块钱。
  看来大姐夫是真的发财了呀。
  方晴晴这么想的时候,冯老大跟阿飞也出来挪车来了。
  两个女人在饺子馆门口看得是目瞪口呆,瞠目结舌。
  阿飞跟冯老大在饺子馆一人吃了一碗饺子,顺道又跟范建聊了一会儿天。
  这会儿方晴晴才知道牛军他们这几年在边疆搞矿,挣到的钱那不叫发财,那直接叫一夜暴富。
  就连阿飞这样的人跟着牛军都挣了不少钱。
  虽然不知道他们挣了多少钱,但好歹几十万的车开上了,肯定挣的钱也不少。
  范见也是感慨。
  这戏剧性的人生该从何说起呢?
  不过老天爷对他也不差,他对眼下的生活已经很知足了。
  有一份稳定的收入,有一个贤惠又善良的妻子,还有一儿一女,三餐四季,家人身体健康,简简单单,一切都好。
  等这俩人走了之后,方晴晴双手托腮,似乎是在思考人生。
  她对赵翠翠说道:“翠翠,你说我什么时候能发财,买一辆这么好看的车?”
  赵翠翠抬头看了眼这破旧的饺子馆说道:“二姐你要真想发财,我觉得你应该去找心然。
  心然现在都应该挣到不少钱了吧。”
  方晴晴叹息一声,似乎是在认命,下一秒她又满血复活的说道。
  “我去找三妹做什么,我这饺子馆已经够可以了。
  算了算了,做人不能太贪心,老天让你这辈子拥有什么,到最后你肯定会拥有什么。
  老天爷要不想让你发财,你就算把命搭上到最后你也是穷的叮当响。
  我看我还是守着我这一亩良田算了,挺好。”五十万?
  赵翠翠张开的嘴巴又乖乖地闭上了。
  要了命了,这几年她生意这么好,才攒了七八万块钱,这谁倒好,一辆车就是五十万左右。
  赵翠翠恨不得趴在那车上使劲儿摸一摸。
  范见看着赵翠翠的样子,笑的眉眼弯弯。
  这女人怕是被吓到了吧。
  方桃子出来的时候,也看到了门口的车。
  她问道:“这是谁的车,怎么大早上停这里,还三辆,就车牌不一样,其他都一样。”
  方晴晴道:“大姐你今天怎么这么晚才出来?今天早上最忙的一拨都过去了。”
  方晴晴打量方桃子一眼,发现她脖子上青了好几块,问道:“你脖子怎么了?怎么青了?”
  方桃子赶忙抬手去碰自己脖子,这一摸才想起昨晚上跟牛军两人没少折腾。
  方桃子捂着脖子道:“你肯定是看错了,我先回去看看。”
  方桃子赶忙从饺子馆后门溜了,一进去就是她的院子。
  方晴晴嘀咕道:“大姐今天怎么奇奇怪怪的?”
  门口的赵翠翠端了一盘子点心进来,说道:“二姐,你怎么没看出来,大姐脖子上那是被亲的吧。”
  赵翠翠一脸坏笑,方晴晴反应过来,脸色当即就变了。
  这怎么可能?
  难道大姐偷人?
  她看着赵翠翠,两人像是发现了什么秘密一样,脸色同时又变了变。
  下一秒,就看见牛军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上半身穿一件洗的发黄的白色宽大t恤,下半身穿着一条黑色洗的发白的大裤衩子,穿着一双拖鞋邋里邋遢打着哈欠从饺子馆的后门出来,然后没睡醒似的迷迷糊糊从前门出去,打开车门。
  这一幕看得方晴晴一脸错愕。
  赵翠翠拍了拍方晴晴袖子,问道:“二姐,那是牛大哥吗?”
  方晴晴:“我看着怎么不像?”
  方晴晴手里还拿着一个勺子,她从饺子馆出来,弯腰看着摇下车窗要挪车的牛军,这才肯定,牛军回来了。
  牛军也看到了方晴晴,他摁了一下车喇叭,震天的喇叭声让方晴晴瞬间回神。
  娘啊,牛军终于回来了。
  方晴晴有些激动地问道:“大姐夫,你真的回来了啊?”
  牛军将车子往前开了开,给饺子馆门口把位置挪出来,下车后懒洋洋抓了抓自己头发,对方晴晴一笑,道:“小姨子,我回来了。”
  方晴晴笑道:“哎呀,你回来了,那真是太好了。”
  那就是说,大姐脖子上的痕迹,是大姐夫弄出来的。
  还好还好,不是奸夫。
  她差点以为大姐耐不住寂寞乱来了。
  牛军笑道:“饺子馆的生意不错呀,大早上我就听见人来人往的。”
  他耳力好,该听的都听到了。
  方晴晴看着刚刚被挪走的车辆车,问道:“这车是你的吗?”
  “对,就是我买的,回头送你回家,店里有需要帮忙的吗?”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方晴晴总觉得牛津比以前温和了很多,好几年没见,他看着比以前越发成熟稳重了。
  “没有需要帮忙的,早上一波已经忙完了。”
  这两人打招呼,方桃子去房间才发现自己脖子上好几片淤青,他赶忙拿粉盖住这才来前面饺子馆。
  牛军连着好几天没休息,昨晚上又折腾了大半晚上,这会儿还在打着哈欠。
  他对方桃子说道:“我去买些东西,咱们下午回家看孩子去。”
  方桃子满脸的幸福,她浅浅笑着说道:“你赶紧去吧,我就不陪你去了,我要留下来帮二妹。”
  方晴晴一看人家两口子都五六年没见了,他要是再把大姐留下来,那简直是不厚道。
  方晴晴说道:“大姐夫你还是跟大姐一起去吧,我店里已经忙得差不多了,今天本来说好下午要跟大姐回家的。”
  牛军也想带着方桃子一起去,他看着方桃子说道:“媳妇走吧,咱俩去买东西。”
  牛军推着方桃子将她推到车边,打开车门扶着方桃子上去副驾驶的位置,他从这边绕过来的时候,跟范见和赵翠翠打了招呼。
  牛军上车后车子一发动起来,整条街都是他轰油门的声音。
  车子一走,赵翠翠念叨:“二姐,我家那口子说这车要五十万才能买到手。
  咱俩在这里得开多少年铺子才能买这么一辆车开回家?”
  方晴晴没听清,她又问了一次。
  “多少?”
  “五十万。”
  方晴晴错愕:“真的还是假的?”
  “真的。”
  啪嗒一声,方晴晴手里拿着的勺子顿时掉在地上。
  我的个亲娘哎,这车居然要五十万块钱。
  看来大姐夫是真的发财了呀。
  方晴晴这么想的时候,冯老大跟阿飞也出来挪车来了。
  两个女人在饺子馆门口看得是目瞪口呆,瞠目结舌。
  阿飞跟冯老大在饺子馆一人吃了一碗饺子,顺道又跟范建聊了一会儿天。
  这会儿方晴晴才知道牛军他们这几年在边疆搞矿,挣到的钱那不叫发财,那直接叫一夜暴富。
  就连阿飞这样的人跟着牛军都挣了不少钱。
  虽然不知道他们挣了多少钱,但好歹几十万的车开上了,肯定挣的钱也不少。
  范见也是感慨。
  这戏剧性的人生该从何说起呢?
  不过老天爷对他也不差,他对眼下的生活已经很知足了。
  有一份稳定的收入,有一个贤惠又善良的妻子,还有一儿一女,三餐四季,家人身体健康,简简单单,一切都好。
  等这俩人走了之后,方晴晴双手托腮,似乎是在思考人生。
  她对赵翠翠说道:“翠翠,你说我什么时候能发财,买一辆这么好看的车?”
  赵翠翠抬头看了眼这破旧的饺子馆说道:“二姐你要真想发财,我觉得你应该去找心然。
  心然现在都应该挣到不少钱了吧。”
  方晴晴叹息一声,似乎是在认命,下一秒她又满血复活的说道。
  “我去找三妹做什么,我这饺子馆已经够可以了。
  算了算了,做人不能太贪心,老天让你这辈子拥有什么,到最后你肯定会拥有什么。
  老天爷要不想让你发财,你就算把命搭上到最后你也是穷的叮当响。
  我看我还是守着我这一亩良田算了,挺好。”

猜你喜欢: 《大唐:李世民,我是你哥李建成!》 《世上无人再像你》 《五胡令》 《修真界大明星》 《坠苍穹》 《重返修真文明》 《灵族守护者》 《快穿:系统每天催我逆袭做大女主》 《战栗博弈:密闭空间的生死时刻》 《网游之全民公敌》 《穿书后我成了大佬》 《审判帝王:从崇祯开始》 《漫威债王,最爱广交好友》 《异世灵武天下》 《我老板真是太强力了》 《玄学小祖宗的马甲捂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