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姜子牙下山

元始天尊倒是不惊奇黄龙真人可以算到此事,如今的黄龙真人境界已经超越了玉鼎真人,修为深不可测,让元始天尊有种面对老师鸿钧道祖的错觉,微微颔首,对黄龙真人说道。
  “确如你所说,如今西伯侯姬昌被纣王所困良久,即将脱困,正好是你师弟下山大展身手之时!”
  随后元始天尊唤来姜子牙,这姜子牙三十二岁上山,如今已经七十二岁,修道四十年,却是一事无成,未成仙道,仅仅是人仙之流,勉强长生,未曾超脱生死轮回,生死簿上依旧有着名字。
  姜子牙进入大殿,看着坐在元始天尊左侧的黄龙真人,顿时一愣,不知这是何人,居然可以和圣人并列,一时间倒是忘了向元始天尊施礼问安。
  元始天尊见此,顿时知晓姜子牙的疑惑不解之处,说来倒也稀奇,黄龙真人从未在其他阐教弟子面前,和元始天尊并坐,一般都是能躲就躲,不见其他的师兄弟,如今姜子牙倒是第一次见到黄龙真人,就见到了黄龙真人和元始天尊并列,也是黄龙真人疏忽没有在意的缘故。
  姜子牙虽然修道资质不堪,但是却是有着大智慧之人,心中闪过一丝思索,顿时身躯一震,眼中冒出一道精光,隐隐有了猜测,不敢置信的看向了黄龙真人。
  元始天尊和黄龙真人那是何等修为,慧眼如炬,遍照周天,如何看不到姜子牙的反应,元始天尊深深看了一眼姜子牙,说道。
  “这位是你黄龙师兄,已经证得了混元道果,和圣人并列,身份尊贵,你还不见过你黄龙师兄?”
  姜子牙心中一震,虽然他早就隐隐有了猜测,但是亲耳听到了元始天尊认证,还是不敢置信,要知道洪荒之开辟以来,出了圣人之外,还未有人证道混元大罗金仙道果,黄龙真人可谓是开天辟地以来第一人,如何不让姜子牙震惊。
  “师弟,见过黄龙师兄,师兄圣安!”
  黄龙真人微微点头,“师弟多礼,还请起身”
  黄龙真人没有再没有出声,只是静静的旁观。
  元始天尊见师兄弟已经见礼完毕,这才对姜子牙叮嘱道。
  “你黄龙师兄证道混元道果一事,还属于保密,就连许多圣人都不知道,你不可外传!”
  姜子牙心中一凛,心头闪过万千念头,想到即将开启封神大劫,顿时明了元始天尊和黄龙真人的打算,隐瞒黄龙真人证道混元一事,多半是为了此次大劫。
  “弟子谨记,不敢外泄!”
  元始天尊微微颔首,响鼓无需重锤,他相信姜子牙是个聪明人,会保守这个秘密,毕竟他也是阐教弟子,不论如何,阐教好,姜子牙才可以更好。
  “你此生生来命薄。仙道难成,只可受人间之福:成汤数尽,周室当兴。你与我代劳封神,下山扶助明主,身为将相,也不枉你上山修行四十年之功,昆仑山非你久居之地,今日就收拾下山吧,等到你日后封神结束,寿终正寝,转世重修之时,再将你度进山门,修行阐教大道,成就长生道果。”
  姜子牙如今也是修行日久,明白自己此生长生缘浅,怕是仙道难成,所以才会将精力转到了人间学问,想要下山博个人间富贵,不枉修行一场,所以倒也早就有了准备,听得元始天尊如此说,也不意外,微微点头,对着元始天尊行了一个大礼,告别道。
  “弟子愚钝,此生仙道难成,让老师费心了,来生定当苦心潜修,证得长生道果!”
  元始天尊微微点头,圣人早就超脱轮回,不死不朽,看惯了生死离别,示意姜子牙可以离开了,并传下了一道法旨,让申公豹也一同离了昆仑山。
  姜子牙恋恋不舍,只是天数如此,天尊也留不得,只好离开了昆仑,由南极仙翁送下山。
  姜子牙四十年修道,亲人俱无,只好投靠朋友宋异人,这宋异人也是良善忠厚之辈,收纳了姜子牙。
  古云: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宋异人以白金四锁,以为聘资,为姜子牙求取了一门亲事。却是马家庄马员外马洪有黄花闺女马氏六十八岁。只是这马氏却是眼光极差,嫌贫爱富,也是福薄,最后也是姜子牙顾念旧情,敕封了一个扫把星神位。
  姜子牙四十年只学会挑水,浇松,种桃,烧火,扇炉,炼丹,哪里懂得生计,编制竹筐去卖,一个也卖不出;磨了宋异人送的麦子生芽,又去卖白面,结果被来来往往的军士撞翻,点滴不剩。
  夫妻二人为此,经常发生口角,宋异人又把南门张家酒庄给姜子牙,让他当掌柜。也是连连亏损。
  一来姜子牙乃是万神总领,却无财运;二来却是天下大乱,流年不利,所以生意难做。
  好在,姜子牙在昆仑山求道,虽然长生未成,却也学了一些易道术法,宋异人就给姜子牙开了个算命的相馆。
  贴几副对联:左边是“只言玄妙一区理”;右边是“不说寻常半句虚。”
  里边又有一对联云:“一张铁口。诚破人问凶与吉:两只怪眼,善观世上败和与。”
  上席又一联云:“袖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
  因为算命准确,时间长了,在朝歌城却也颇有名声。
  且说轩辕三妖中的玉石琵琶精,往朝歌城里看完妲己,便在宫中夜食宫人,致使御花园太湖石下白骨如山。琵琶精看罢妲己后,出宫欲回巢穴,驾着妖光,遥往南门过,只听得哄哄人语,扰嚷之声。好奇之下凑了个热闹,却是姜子牙在算命。
  这琵琶精也是劫数临头,居然要戏弄姜子牙。化为妙龄少.妇前去算卦,被姜子牙一眼识破,一把将琵琶精的寸关尺脉把住,将丹田中先天元气运上火眼金睛,将其元神钉住了。见手中无物。只有一紫石砚台,用手抓起石砚,照妖精顶上勐地一砸,打得脑浆喷出,血染衣襟。
  姜子牙还不放手,死死的控制着琵琶精的命门,使妖精不得变化。此事落在旁观者眼里。这是光天化日之下,行凶杀人。百姓议论纷纷,姜子牙声称这女子是妖怪,众人难辨真伪。元始天尊倒是不惊奇黄龙真人可以算到此事,如今的黄龙真人境界已经超越了玉鼎真人,修为深不可测,让元始天尊有种面对老师鸿钧道祖的错觉,微微颔首,对黄龙真人说道。
  “确如你所说,如今西伯侯姬昌被纣王所困良久,即将脱困,正好是你师弟下山大展身手之时!”
  随后元始天尊唤来姜子牙,这姜子牙三十二岁上山,如今已经七十二岁,修道四十年,却是一事无成,未成仙道,仅仅是人仙之流,勉强长生,未曾超脱生死轮回,生死簿上依旧有着名字。
  姜子牙进入大殿,看着坐在元始天尊左侧的黄龙真人,顿时一愣,不知这是何人,居然可以和圣人并列,一时间倒是忘了向元始天尊施礼问安。
  元始天尊见此,顿时知晓姜子牙的疑惑不解之处,说来倒也稀奇,黄龙真人从未在其他阐教弟子面前,和元始天尊并坐,一般都是能躲就躲,不见其他的师兄弟,如今姜子牙倒是第一次见到黄龙真人,就见到了黄龙真人和元始天尊并列,也是黄龙真人疏忽没有在意的缘故。
  姜子牙虽然修道资质不堪,但是却是有着大智慧之人,心中闪过一丝思索,顿时身躯一震,眼中冒出一道精光,隐隐有了猜测,不敢置信的看向了黄龙真人。
  元始天尊和黄龙真人那是何等修为,慧眼如炬,遍照周天,如何看不到姜子牙的反应,元始天尊深深看了一眼姜子牙,说道。
  “这位是你黄龙师兄,已经证得了混元道果,和圣人并列,身份尊贵,你还不见过你黄龙师兄?”
  姜子牙心中一震,虽然他早就隐隐有了猜测,但是亲耳听到了元始天尊认证,还是不敢置信,要知道洪荒之开辟以来,出了圣人之外,还未有人证道混元大罗金仙道果,黄龙真人可谓是开天辟地以来第一人,如何不让姜子牙震惊。
  “师弟,见过黄龙师兄,师兄圣安!”
  黄龙真人微微点头,“师弟多礼,还请起身”
  黄龙真人没有再没有出声,只是静静的旁观。
  元始天尊见师兄弟已经见礼完毕,这才对姜子牙叮嘱道。
  “你黄龙师兄证道混元道果一事,还属于保密,就连许多圣人都不知道,你不可外传!”
  姜子牙心中一凛,心头闪过万千念头,想到即将开启封神大劫,顿时明了元始天尊和黄龙真人的打算,隐瞒黄龙真人证道混元一事,多半是为了此次大劫。
  “弟子谨记,不敢外泄!”
  元始天尊微微颔首,响鼓无需重锤,他相信姜子牙是个聪明人,会保守这个秘密,毕竟他也是阐教弟子,不论如何,阐教好,姜子牙才可以更好。
  “你此生生来命薄。仙道难成,只可受人间之福:成汤数尽,周室当兴。你与我代劳封神,下山扶助明主,身为将相,也不枉你上山修行四十年之功,昆仑山非你久居之地,今日就收拾下山吧,等到你日后封神结束,寿终正寝,转世重修之时,再将你度进山门,修行阐教大道,成就长生道果。”
  姜子牙如今也是修行日久,明白自己此生长生缘浅,怕是仙道难成,所以才会将精力转到了人间学问,想要下山博个人间富贵,不枉修行一场,所以倒也早就有了准备,听得元始天尊如此说,也不意外,微微点头,对着元始天尊行了一个大礼,告别道。
  “弟子愚钝,此生仙道难成,让老师费心了,来生定当苦心潜修,证得长生道果!”
  元始天尊微微点头,圣人早就超脱轮回,不死不朽,看惯了生死离别,示意姜子牙可以离开了,并传下了一道法旨,让申公豹也一同离了昆仑山。
  姜子牙恋恋不舍,只是天数如此,天尊也留不得,只好离开了昆仑,由南极仙翁送下山。
  姜子牙四十年修道,亲人俱无,只好投靠朋友宋异人,这宋异人也是良善忠厚之辈,收纳了姜子牙。
  古云: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宋异人以白金四锁,以为聘资,为姜子牙求取了一门亲事。却是马家庄马员外马洪有黄花闺女马氏六十八岁。只是这马氏却是眼光极差,嫌贫爱富,也是福薄,最后也是姜子牙顾念旧情,敕封了一个扫把星神位。
  姜子牙四十年只学会挑水,浇松,种桃,烧火,扇炉,炼丹,哪里懂得生计,编制竹筐去卖,一个也卖不出;磨了宋异人送的麦子生芽,又去卖白面,结果被来来往往的军士撞翻,点滴不剩。
  夫妻二人为此,经常发生口角,宋异人又把南门张家酒庄给姜子牙,让他当掌柜。也是连连亏损。
  一来姜子牙乃是万神总领,却无财运;二来却是天下大乱,流年不利,所以生意难做。
  好在,姜子牙在昆仑山求道,虽然长生未成,却也学了一些易道术法,宋异人就给姜子牙开了个算命的相馆。
  贴几副对联:左边是“只言玄妙一区理”;右边是“不说寻常半句虚。”
  里边又有一对联云:“一张铁口。诚破人问凶与吉:两只怪眼,善观世上败和与。”
  上席又一联云:“袖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
  因为算命准确,时间长了,在朝歌城却也颇有名声。
  且说轩辕三妖中的玉石琵琶精,往朝歌城里看完妲己,便在宫中夜食宫人,致使御花园太湖石下白骨如山。琵琶精看罢妲己后,出宫欲回巢穴,驾着妖光,遥往南门过,只听得哄哄人语,扰嚷之声。好奇之下凑了个热闹,却是姜子牙在算命。
  这琵琶精也是劫数临头,居然要戏弄姜子牙。化为妙龄少.妇前去算卦,被姜子牙一眼识破,一把将琵琶精的寸关尺脉把住,将丹田中先天元气运上火眼金睛,将其元神钉住了。见手中无物。只有一紫石砚台,用手抓起石砚,照妖精顶上勐地一砸,打得脑浆喷出,血染衣襟。
  姜子牙还不放手,死死的控制着琵琶精的命门,使妖精不得变化。此事落在旁观者眼里。这是光天化日之下,行凶杀人。百姓议论纷纷,姜子牙声称这女子是妖怪,众人难辨真伪。

猜你喜欢: 《替嫁庶妃:夫人她一心想和离》 《漫威无限超人》 《万古潇潇》 《我是个么得感情的杀手》 《相亲御姐:刚见面就去领结婚证?》 《摊牌了,本仙就是要当救世主》 《神州镇魔录》 《娘娘又双叒被降级了》 《当斗罗大陆回到八千年前》 《剧透诸天万界》 《池神家有只奶白兔》 《妃,本王要扶正》 《初宋大侦探》 《星际二婚之全能后妈》 《俞少请放过我》 《昀歌》